矿山生涯回忆录之第二章,奔上去矿山之路之二十三、死神在矿井里与我擦肩而过

    70多年来,死神多次与我擦肩而过,可算九死一生。

  在我未形成胚胎前,上面已有几位哥哥和一位姐姐,这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穷教书匠夫妇来说,经济十分困难,且逢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那时没有计划生育,据母亲说,在得知怀上我后,基督教青年会美籍干事安先生的夫人安师母好心送她美国最好的打胎药,也没把我打掉,我还是一天天长大。其实,基督教是不允许堕胎的,安师母用假“打胎药”善意骗了我母亲,维护了我的生命权,我真得感谢安师母呢!

  马年七月,母亲为躲避日本飞机轰炸,疏散到盘龙江南入海口滇池畔的土坝河小赵家场村时,在农民的马厩里生下了我……

  由于母亲没有奶水,得村妇王嫂在女儿满月后不时过来,让我与奶姐争吮她那并不丰足的乳汁,并用滇池之水、海埂菜饭和鱼虾养大。由是,人养我一小半、天养我一大半,一天天长大。可是,我从小出奇的糊涂,出奇的调皮,出奇的捣蛋,大约得“益”于安师母那美国最好的假打胎药吧?哈哈!

  第一次遭遇死神是在我三、四岁时,不知什么原因,头上生了个脓疮,疼得发起高烧,病得奄奄一息,只感觉一天到晚都有许多小人在眼前来来往往。身为穷教员的父母隔三叉五带我到黄良臣、苏采成、王运通等有名的中医馆去治疗,也去过不少西医院。不管到那里,每次都要开刀、挤脓、清洗和换药,疼得我死去活来,每天还要喝下大碗、大碗的苦药。所以,只要走近医院,闻到那些药味,我就拼命挣扎、大声哭叫,死活不肯进去……

  就在父母一筹莫展时,楼下五金作坊的老板娘张师母好心劝母亲,请楼上耳房里的徐大爹为我医医试试,说他能治百病。

  徐大爹是州县上来的生意人,不见他进出货物,只见他家人来人往,屋里成天烟雾腾腾。“病急乱投医”,母亲只好带我请徐大爹医治。只见他用些酱色东西涂在我头上,又调些水灌进我肚里。不知是中西医的“灵丹妙药”长期治疗的结果,还是徐大爹“祖传密方”的功劳,慢慢地,我头上的脓疮居然消失了……

  第二次遭遇死神是在我五、六岁时,一天,因为闯祸被罚跪,并不准吃饭。我又偏偏死不认错,就一直大声嚎啕着跪下去。后来,还是四哥发现我哭的声气越来越小,脸色发青、头冒虚汗、倒在地上。跑去告诉忙着料理家务的母亲,把还在学校给学生上课的父亲喊回,把虚脱得昏死过去的我送医院抢救……

  第三次遭遇死神是在我七、八岁时,我家刚搬到翠湖边不久。翠湖及外面的洗马河,以及周围的云南大学、北门城墙和城楼,以及圆通山都成了我儿时的乐土天堂。尤其是在假期里,父母和哥哥姐姐去参加那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或学习,自顾不暇。这些乐土天堂就成了放我这匹无拘无束“野马”的好地方……

  暑假里的一天,我学着大人在翠湖外的洗马河边石头缝里钓黄鳝。见黄鳝半天不出来,就把大半个身子弯下去看,一时头重脚轻掉进河里,洗了一回“马”,几乎送了命。幸得驻扎在湖边的军人救起而死里逃生。在军营里换晒衣服,又住了一天一夜,家里都不知道。因为我经常在亲戚家玩,几天不归……

  而且,我经常与朋友小伴在翠湖玩,会游泳的下水遨游,不会游泳的在“莲蓬船”(水葫芦结起、堆集成厚厚一片,漂在水面上可以载人)上嬉戏,多次因“莲蓬船”承受不了重量而四分五裂,一齐掉进湖里,又七手八脚互相救起,几遇死神,几经危险,然不亦乐乎!家里也都不知道……

  俗话说“三招招过阳世桥”,是说人生要过三次危及生命的“阳世桥”,好比过独木桥,过不去,就掉进“阴间”;过去了,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我从小多次遭遇死神,不仅没有“后福”,长大后,又多次遭遇死神威胁……

  当电工,就要经常爬电杆,经常接触“电老虎”。尤其是“电老虎”既看不见,又模不着,更加危险!

  “电老虎”是个双关语,既指垄断企业的高电价、高收入、高工资!像老虎一样,大张着血盆大口;又指电像老虎一样可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咬”伤、“咬”死!这里所指的是后者。

  俗话还说:“生有源头,死有路;久走黑路必闯鬼!”

  所以,当电工也难免发生伤亡事故,发生的伤亡事故多是从电杆上摔下,或被“电老虎”“咬”伤,“咬”死!

  我则两种情况都经受过,但死神都与我擦肩而过。这里先说“电老虎”……

  我在井下配电室值班的一天夜里,到下面一个中段的采煤工区巡查,从采煤掌子面出来时,发现很少有人经过的通风巷道里的照明电灯不亮了,就顺着线路到坑道口查找原因。我知道坑道口附近有台防爆变压器,变压器上面的坑道壁上有块配电板。走着、走着,哪知头上矿灯没电了,灯光变得越来越弱,直到一点光亮都没有了。我只好在黑暗中摸索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到了那里,不小心摸到配电板上开关的带电部分,因为水鞋漏水,就被“电老虎”打倒在地上。只觉得头脑发胀,耳朵里嗡嗡乱叫,手脚麻木,浑身无力,灵魂仿佛出了窍,到处转悠,去了许多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见到许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人……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被巷道里吹过的冷风吹醒过来,仍心慌气喘、浑身无力,坐在地上又休息了好一会,才手瘫脚软地出了坑道,爬到上面中段的配电室,换了一盏矿灯,再下去检查。原来是防爆变压器进线开关的保险丝烧断了。

  原来我就听师傅们说过:容易挨“电老虎”“咬”的人,要么是完全不懂电的人,要么是中青年熟练电工。一方面因为中青年多是主要操作者;另一方面因为这些人是“半瓶醋”一瓶不摇半瓶摇,手脚毛躁,没有初学时那么小心谨慎……

  所以,我这“半瓶醋”发生了触电的事,怎好意思、也不敢对他人说,只有以后多加小心罢了……

  后来,我才知道,触电是非常危险的,电流通过人体内部器官,会破坏人的心脏、肺部、神经系统等,会使人出现痉挛、窒息、心跳骤停,甚至死亡。经历过多次触电事故或严重触电事故而幸免于死的人,会遗留下神经系统疾病,变得越来越糊里糊涂……

  所以,我才成了糊里糊涂的老马。哈哈哈……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王元宁 0

好文

  • 糊涂老马  : 谢谢王老师关注、鼓励和鞭策!健康幸福吉祥,周日快乐!

    2019-08-18 19:50 0

08月14日 21:43

  • 糊涂老马  : 谢谢管老师关注!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2019-08-18 19:49 0

08月14日 20:4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