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兰馨: 中元啜泣忆亡亲

中元啜泣忆亡亲

文  肖兰馨


中元节,俗称七月半,传统节日中的鬼节。

中元节原本是小秋作物成熟,讲究孝道的儿孙点荷灯迎接祖先回家团圆,共享丰收喜悦的祭祀活动。但沿袭至今的中元节似乎有点变味了,大堆小堆的金银纸币不说,花园别墅、豪华轿车、电脑、手机……比比皆是应有尽有。这风气到底怎么了?阳间阴间赛着炫富,倒不是祖宗们来争,而是子孙们硬要塞给,也不管那边有没有互联网、红绿灯!

传说中农历七月十五阴间开盂兰盆会,相当于阳间的春节,所以七月十四这天要提前将回家与儿孙团聚的老祖宗们送走。

我精心烧制了红烧肉,裹了几支老初烟(用没加工过的旱烟叶简单裹制的烟卷),这两样东西是我老父亲的生前最爱,当然也准备了七月半必烧的包和纸做的鞋帽衣物,说:家家户户都在烧,我们也烧吧。不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免了,老父亲不识字,他老人家拿去也用不来!老父亲本本分分简简单单一辈子,别让那些充满铜臭味的东西惊扰了父亲的清静。

茶余饭后,一家人回忆起父亲生前那些令人钦佩的人生片断,皆嗟叹不已。父亲是云锡公司的第一批产业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在农场地里干些副业。小时候家里很穷,穷得十天半月见不到一点荤腥,我们姊妹几个脚上穿的都是露大脚拇指的布鞋……。记得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父亲在冶炼厂的食堂里当仓库保管员,那时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家里没有闲钱送我上幼儿园,父亲便把我带到食堂仓库一块住。偌大的仓库堆得满满档档,米面油糖和各种干菜、配料应有尽有。

休息天,父亲领着我回到家里,母亲埋怨父亲:邻居家也有管食堂的,人家暖水瓶里装的是什么?油!人家胶鞋里踩的是什么?大米白糖!人家的娃娃碗里端着白米饭!可我家娃娃吃的却是泡头草(野菜)拌包谷饭!父亲身材矮小,不善言谈,对母亲的唠叨他从不辩解,淸瘦的脸上永远挂着一副憨厚的微笑。他除了会往馋猫似的我嘴里塞点白糖外,在仓库里工作三年多,从来没往家里送过一粒粮一滴油。

有一次,我和弟弟同时生病住医院,母亲央求父亲:家里揭不开锅了,你去工会申请点困难补助吧。父亲从储金会借来五块钱递给母亲,说:自己家里的事,就别给厂子里添麻烦了,国家也正困难着呢!

在母亲的眼里,父亲是有点窝囊,但在父亲的精神世界里,他很满足。父亲的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 “苦”和“穷”。父亲出生在云南和贵州交界的高寒山区,幼年父母双亡,七岁帮亲戚放羊,整个童年都是在寄人篱下忍饥挨饿中度过。十五岁,父亲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到个旧矿山走厂,他亲身经历过旧矿山红脚杆“砂丁”的苦难岁月,亲眼目睹襄头老板剥皮抽筋做人皮鞭子的残酷手段。新旧社会两重天,父亲那辈人对党和毛主席怀有一种特殊感情,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他感觉和旧社会相比已经是从十八层地狱掉进蜜糖罐里了。父亲是个吃苦耐劳、个性坚毅的硬汉,他守过水沟,当过司炉工,当过食堂仓库保管,养过猪,在农场种过粮食蔬菜,不论组织将他放在哪里,他都会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最好。

父亲一生俭朴,但有两样东西是父亲的最爱,就是红烧肉和老初烟。记得个旧正街有条巷子叫老衙门,巷深不足三十米,低矮的铺面全是经营饭菜的小馆子。小时候,父亲每月领了薪水就会带着母亲、我和弟弟去老衙门撮一顿,红烧肉是父亲必点的荤菜之一,别看父亲的筷子老在红烧肉的盘子里扒拉,其实他专拣葱或蒜苗吃,红烧肉他全往我和弟弟碗里拈,父亲说:吃吧,吃了红烧肉夜里就不会尿床了。


父亲每月有六十元工资,除了每月交五十元给母亲家用外,他手头上只剩下十元的支配权。仅老衙门这奢侈的一餐就花去了父亲近半个月的生活费。父亲每月或多或少还要往储金会里存一点,然后买够他抽的老初烟,除去这些,他的兜里已经所剩无几。父亲过得捉襟见肘,有时候老粗烟抽完了没钱买,他会带着我和弟弟去街上捡烟孤巴,把烟孤巴撕碎,用纸重新裹好过烟瘾。

 父亲离世已经四十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仍然清晰地留在我的心间。他出身贫寒,地位卑微,辛劳一生,家徒四壁,他没给我们留下任何值钱的财产,但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纯朴、有特质的性格影响着我们兄妹四人,辛勤劳动,光明磊落,不偷不抢,不做违背道德良心的坏事,生命中不留污点,这就是父亲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我为人父母后,我又将老一辈这些纯朴的东西不厌其烦潜移默化地传递给我的儿孙们,告诉他们不论何时何地,不论贫富贵贱,都不能忘记做人的根本,不能忘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我在父亲生前也留下许多无法弥补的遗憾:遗憾之一就是父亲肺癌病重时想吃红烧肉,当时我囊中羞涩,说等发了工资带父亲去饭馆里撮一顿,可还没等到我发工资他老人家就走了……。我擂胸捶背骂自己,没钱你为什么不去借呀?父亲弥留之际这么点小小的要求也要留作终生遗憾!唉!晚了,子欲孝而亲不待呀!这件事每每想起,辄觉心中隐隐作痛,禁不住潸然泪下……

我点亮荷灯,放入平静的河面,遥送着父亲远去,心中默默祈祷远在天堂等待轮回的父亲快乐无忧!

(图片来自网络)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老苏 0

写得很动情,永远的思念!

  • 残月  : 谢谢老苏!

    2019-08-15 12:28 0

08月15日 08:53

风的颜色 0

满满的思念与回忆!

  • 残月  : 谢谢风的颜色的支持!

    2019-08-15 12:28 0

08月15日 08:17

  • 残月  : 谢谢阿光老师!

    2019-08-14 23:14 0

08月14日 22:4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6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