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九十三章 突如其来

龙甲越来越重,我们用尽力气使劲推,就在龙甲穿过屏障的一刻,我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一跃而过,冲进阵中。不好的感觉涌了上来,我立刻跟了进去。我身后的屏障立刻合上,我被困在了阵里。顾不上许多,我盯着前面的身影,那个一直盯着我的影子,看起来真实了不少,看来已经有形体,不过还是有些不对。

“你是谁?想干什么?”我开口问它。

它似乎受了惊,猛然回头,头上的帽兜掉了下来。我意识到,龙甲,只要它立在镜前,龙甲就没法合到镜子上。没有多想,我立刻用力推动龙甲让它与镜子合拢。龙甲在这里变得轻巧了。

“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它一手拦住龙甲把它往外推。我加力往里推,我们僵持在镜前。

“你不是‘无相之主’,你是谁?说个不修复镜子的理由?”我隔着龙甲问。

“我,你不配问,玄石原来是龙甲。谢你把它带过来,既然是龙甲,那就只有我能用,刚好,小太子我差一件适合的甲胄,它正好。”它再次推动龙甲想要施法。

既然这样,我立刻大喊:“收。”龙甲立刻变小了,我抓住龙甲用尽全力,像扔铅球那样把龙甲扔向镜面。它没想到我会这样做,出手去拦龙甲,却被龙甲把它的手带进了镜面,它惨叫起来。

整个镜面立刻变成一块黝黑光亮的整体,它的手被嵌在镜面里,看着都痛。镜子周围出现了一圈乌黑的镜框,随着镜框变完整,镜子也在变小。被镜子困住的人却一点点被镜子里陷进去。

“素惢,斩断它的手!”灵宝天尊再外面大叫。

“干嘛?让我们素惢去顶它?”狰冷冷地问,“它自找,别干!”

“不是争论的时候,怎么也是在你们玲珑观出的事!”另一位神尊严厉地说。

“请它来了?”龙神淡淡地说,“素惢,一会儿再动手,先让它长长记性。你是谁?怎么跑到我这里来。”

“叔叔在上, 小侄昊楽,还请叔叔相救!”陷在镜子里的人大声叫喊着。

“别,我可没有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侄子,没听说过。几位神尊,可得加把劲儿,这镜框可别功亏于溃。”龙神毫不客气地说,“素惢,可有什么不适?”

“没有。”那个慢慢陷入镜子的人看上去很痛苦,他的模样有些似陈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龙神,不是说笑的时候,小太子虽有过,却不该如此,若陷入‘玄冥之镜’将无法归元本位。”灵宝天尊埋怨着。

“哦,这样啊,”龙神看看镜子,“当初谁出的主意,做这镜子?真不错。怎么着也得等镜子修好再说。这会儿也没法砍了,不然弄出个什么洞来,把什么见没见过的妖魔放过来才叫有意思呢。”

“但也必须想办法!”另一位神尊推动法术,想从外面把困在镜前的人拉走。镜前的人更加痛苦了,它的真身显露出来,一条红色的尾羽露出来。“总不好是朱雀一类?”我在心里问自己。

“你是东君什么人?”我看着他问。

“它是我哥哥,你快放开我!”它不顾一切地叫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放你,不过,我可以试着拉你出来。”我对它说,“可你说过,我不配,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拉你。”

“把我拉出去!”他吼起来。

“有你这么求人的?”龙神在外面问。

“你有什么办法,能把我拉出去,就快动手。”困住的鸟儿一条胳膊几乎被陷了进去。

我只好拉住它的另一只胳膊,用力往外拉,这一拉,把它的胳膊拉出一截,那上面的稀稀拉拉地长着黑色的羽毛。看起来它的胳膊,不对翅膀应该很长。

看见自己的翅膀它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真是,素惢还没晕,它就先倒了,这个怎么拉?”狰看着倒在镜前的鸟儿说,“素惢,小心别让它的头落到镜子里,那就又多个没脑袋的东西了,没脑袋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我才发现,我真是在拉着一只鸟儿,脖子老长,火红的颜色,如果是平常,应该是只毛色艳丽的高贵鸟儿,也有三只脚。顾不得许多,我用尽全力把它往外拖,它的翅膀被一点点拖出来。它的头却倒向镜子一边,我不得不扯住它脖子上的羽毛把它的头拉回来。糟糕的是,它晕过去,控制不了自己变大,我有些拖不动它。

狰走了进来,原来它对这些法术免疫,难怪它和龙神对这些天尊、帝君毫不在意。走到我身边,看看躺在莲台上的鸟儿,“哎,这算什么?素惢,这就是跟着你的东西?”

“快帮我拉,我拉不动了!”我几乎摔倒在莲台上。

“好,你站一会儿,看来只有你可以挡一会儿,龙甲认你。我这就先把它踢出去。”说着它抓住鸟儿的腿,把它往外拖,“怎么死了吗?那么沉!”狰抱怨着。

陷入鸟儿翅膀的镜面慢慢合拢,在镜面恢复完整的那一刻,镜框也合拢在一起,‘玄冥之镜’恢复了从前的样子,看上去一面普通模样的镜子。几位神尊这才收起法术,松一口气。

我站在镜前,镜子里却没有我的影子。我好奇地看着它,镜面像水一样晃动起来,一片粉色花瓣一样的东西慢慢飘出来。我的龙鳞,我一眼就认出那片额间鳞,我伸手想接住龙鳞。它却飘了起来,开始变小,最后变成我熟悉的坠子落下来套在我的脖子上。

“素惢,你的龙鳞回来了,就快下来吧,谁也不知道此时那边是什么地方。快把它收起来,我好把‘玄冥之镜’送到幽冥地去,那边可是要变大白天了。”谛听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转身跳下莲台,“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你知道什么时候烛龙照顾过我吗?我不记得!”

“我刚来,我也不记得那位尊神照顾过你。”谛听笑嘻嘻,“把莲台合上,我好带它走。”

“合拢莲台。”我回头对着莲池里的花说,莲瓣慢慢合上,把镜子包裹在里边变小。

“多谢各位神尊修复神镜,谛听得及时将‘玄冥之镜’送回幽冥,此事甚急,告辞。”说着托起莲花,躬身施礼,“龙神,小神先借贵处莲池中莲花一朵,好送‘神镜’归位,完事之后即刻将莲花送回,还请龙神见谅。”

“看你照看素惢一场,去吧,可别弄坏了我的莲花。”龙神一笑。

谛听一句告辞,躬身施礼,消失在一缕青烟中。

“这小子,越来越放肆。”灵宝天尊不高兴地说。

“先不管它是不是放肆,这只野鸟儿你打算怎么办?不办,我就扔到北海底去。”龙神接住他的话头。

“龙神手下留情,舍弟年幼无知,闯下如此大祸,还请龙神网开一面。”东君跟着无随急忙走过来。

“怎么是你弟弟?真是不长记性。”龙神看他一眼,“要是宗布神在这儿,大概又把弓箭祭出来了。居然要夺龙甲做给自己铠甲。”

“如果钟山在我要时就给我,也没今天的事!”躺在地上的鸟儿醒过来,恨恨地说。

“你也配!”狰冷冷地说,“让你活着就不错了,真不该把你拉出来,这么点儿伤就站不起来了?”

鸟儿一下子跳起来,“你说什么?”一挥翅膀,才发现一只翅膀就像被火烧秃了一样,黑漆漆的,只剩零零星星几根羽毛。它大叫起来,“呜嗷……”那声音真是吓人,足以上达天听。“着怎么办?几位帝君、天君,给我做主啊……”说罢嚎啕痛哭。

“行了!”东君吼起来,“没事你跑到这儿来,还打这么非份的主意,你已犯了几条天规,不论哪一条,都要被罚雷霆之刑!”

“我痛啊……”它拖着一只翅膀狼狈不堪地叫着。

“叫那么大声更痛了,给我闭嘴,天庭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东君突然抽了它一鞭子,它吓得闭上了嘴,呆呆地看着东君。

“你老实说,谁告诉你今天修补‘玄冥之镜’,玄石就是龙甲?”东君不依不饶地问。

“我睡梦中有感,有上古神灵特来告知,如得龙甲为铠甲,必将获天地灵气,修为大涨。”昊楽痛得龇牙咧嘴,断断续续的说着。

“谁看着你分内的事儿?”灵宝天尊问。

“天龙将发现它擅自离守,已报天庭,现有木吒代为值守。”东君答道。

“丢东西了?”紫薇大帝看他一眼,“什么?”

“无所谓了,反正会到玲珑观来。丢了几天了吧?”龙神笑起来,“既然到我们这儿,我们就收了留着看门,也不给你打欠条了。去吧。”

“多谢龙神,”东君稽首说到,“在下这就带不成才的弟弟回去领罚!”说着像常人提只鸡那样,提着昊楽两只脚,提起来就走。因为昊楽已经痛得晕死过去,现出原形来,一只火红的大公鸡,只是有三只脚。

不提还好,一提他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头朝下被提着,脸色难看,突然张嘴对着我们喷出火来。我的龙鳞立刻飞出把它的火焰卷起来。

东君大喊:“住嘴!”可还是迟了,龙神跳起来,一挥手,斩下东君没有提住的一只脚来,扔进龙鳞里燃烧的火焰,发出可怕的爆裂声,昊楽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东君叹口气,告声得罪,消失在风雪中。

“不知道这小太子,是不是长记性了,现在只有两条腿了,越发像人世间的东西。”一直不出声的一位帝君一本正经地说。

“南极大帝所见即是,”灵宝天尊答道,“这孩子还是太张狂了。”随即对我说,“素惢,还不收回龙鳞?”

“可是,它的脚还在里面……”看着熊熊燃烧的火,我知道一旦收回龙鳞,里边的东西就全没了。

“哪儿还有,它这火焰,愣什么东西,遇到三神俱灭,只是没想到有一天烧着自己。”刚才开口的帝君似笑非笑地说。听他一说,我收回龙鳞,看起来它还在生气,通红滚烫的,飘在我身边。

灵宝天尊一笑,“素惢,来见过南极大帝。”

我跪下磕头:“素惢见过南极长生大帝,灵宝天尊,紫微大帝。”

“起来吧,我瞧瞧你就哪里好,能得了它那片额间鳞,把弄得自己一身龙气。”南极大帝淡淡地说。

我站起来低着头。

“唔,还行,就是三魂七魄不稳,是被那条老龙吓着了罢,抬起头来。”

我抬起头看这位大帝,模样庄严、神采凛然、眉宇间有些怒意,我心想这是谁得罪他了?

“这么就看出我生气了?”他笑起来,一身青衣变成好看的月清色,模样平和了不少,“还会察言观色了……”

他话一出口,其他人刷地跪了一地,“我等看守不严,走了妖孽,打扰大帝清幽,望大帝恕罪!”

“素惢不敢。”我忙低下头。

“得了,它是料到会有这一劫,才让你承龙鳞之重,自有它的考量。也是提醒天天自以为是的天神、地神、什么七七八八的神,别太忘乎所以了。今天这个小太子就是例子。”南极大帝不慌不忙地说,“在我面前就放火了,我该烧了它才是,怎奈东君只剩一个。我过天去走动走动。我有些渴了,你们呢?”

龙神回到:“我已备下佳酿、琼浆,请大帝、各位天尊殿上一叙。”

“正好,我们也许久未见,你这一觉睡得可好?龙神。”南极大帝笑着问。

“谢大帝问,还好。请……”说着带一众神仙往大殿里去。

“素惢,撑不住先回去吧,你这孩子肉体凡胎的,居然抱回龙甲,还能在我们阵法里救人,已经很难得了。”南极大帝看出我脚步漂浮,魂不守舍,他温和地对我说。

“多谢南极大帝体谅,小女告退。”我跪下道别。

他微微一笑,伸手召过龙鳞,龙鳞在他手里变得冰清玉洁,一扫刚才的戾气,变回漂亮的淡粉色。这才把龙鳞递给我,“去吧。”

“谢过南极大帝!”我接过龙鳞,他们一一化作青烟消失在我眼前。我叹口气,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狰把我抱起来,“得,你也是逞能,那么些大帝、天尊人都不急,就你忙,这下累的是自己,天帝那家子说不定还恨上你了。”

“我有‘五箭之弓’想让他们不恨都不行。”我看着天空中一轮明月,零零星星飘着的雪花,大概我的命就是这样,不被这个嫌弃,就被那个恨。

“好吧,他们要恨就恨,不关我们事,我们回石山去。”狰笑起来,“出来一天了,青林是不是傻了,还是疯了?”

我笑笑,院里的莲池变小了,狰一定是飞起来了,月亮好大,雪花软软的,我睡着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