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古观今,方知何谓真正的以酒待客

当下,但凡是朋友之间的聚会,公司之间的应酬,亦或是业务之间的接待往来,都避免不了的就是喝酒。因为酒助谈性,能活跃气氛,拉近宾主之间的距离。但是这酒该怎么喝才合适,才不为过,却是一件很值得探讨的事情。

 

关于喝酒,很多人都认为应该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才算尽兴,才能满足,才叫做待客之道,甚至都搬出一些典故、人物事迹来辩驳。例如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亦或是武松、李逵之辈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来说理。殊不知这些统统不是真正的以酒待客之道。

 

李白、杜甫等诗人,他们喝酒更多的是寄宿情怀、舒缓郁郁不得志的悲愤。因为酒可以使他们远离世俗的功利和烦扰,静心寡欲的畅游天地,任情放纵、无所顾忌,既摆脱了束缚,又从压迫中得到释放。并且酒还能激发他们的豪情壮志,将自己率真、豪气的一面用诗词的形式,借用笔墨纸砚呈现其间。

 

至于武松、李逵之类的梁山众人,大多是些目不识丁的村夫、莽汉,终日只知胡吃海喝,结交酒肉朋友,礼仪章法置若罔闻,以酒待客之道更是无从谈起。

 

那何谓真正的以酒待客之道呢?

 

诸葛亮曾在《又诫子书》中有这么一段话“夫酒之设,合理致情,适体归性,礼终而退,此和之至也。主意未殚,宾有余倦,可以至醉,无致迷乱。”其大意就是,喝酒应该合乎礼仪,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来掌控饮酒的量,相互之间的礼节到位了就可以散席,此时气氛也是最和谐的。假若此刻主人和宾客都还有余兴,可以适当再饮一点,但必须在醉酒、丧失理智之前停止。

 

诸葛亮的《又诫子书》可谓是将以酒待客的道理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酒可以喝,它也的确是宴会上必不可少的饮品,是活跃气氛的助力。但是喝酒必须严格掌控酒量,不能只为贪图一时之快就恶意劝酒,强迫朋友和同事喝酒,因为这已非以酒待客,而是聚众酗酒、醉酒。

 

再者,《诗经》有言“宾之初筵,温温其恭。其未醉止,威仪反反。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仙仙。”

 

大致意思就是:宾客入席前,温文尔雅、恭谨庄严。饮酒未醉的时候,还都能保持形象、顾及颜面;可是喝到酩酊大醉,宾客和主人都会变得轻佻浮躁、威仪尽丧。离开坐席,手舞足蹈、吵吵闹闹。

 

《诗经》中已经很好的诠释了以酒待客,却不注重量和度的结果。那必然会使气氛愉悦、一派和谐,主人和宾客都口齿清晰,谦虚有礼的场合,最终变成杂乱无章、喧闹不止,宾主都勾肩搭背、放荡不羁,说话做事都丧失分寸的局面。

 

以酒待客,本意是想宾至如归、满堂欢愉,因此度量的掌控就是关键。而在这一方面,儒家做得则非常好,我们完全可以借鉴。

 

“饮惟祀”、“无彝酒”、“禁沉湎”,这便是儒家饮酒的文化。

 

“饮惟祀”是指只有在祭祀的时候才能饮酒;“无彝酒”是指不要经常饮酒;“禁沉湎”是指禁止过度饮酒。虽然喝酒不分时代,古今之人皆爱饮酒,但是儒家所提倡的酒文化,却值得我们重视和学习。

 

《觞政》有言“饮喜宜节,饮劳宜静,饮倦宜诙,饮礼法宜潇洒,饮乱宜绳约,饮新知宜闲雅真率,饮杂揉客宜逡巡却退。”说的是饮酒,高兴时要懂得节制,疲劳时要懂得休息,倦怠时要诙谐,有礼法制约时要潇洒,乱性时要懂得用礼法自我约束,和新朋友饮酒要雅量真诚,和一般的客人饮酒要须臾离开。

 

以酒待客,不但要考虑客人的度与量,同时也要掌控好自己的度和量,喝到宾主都尽兴时即刻停止,因为此时大家都达到了精神上最高的享受,如果逾越红线,必将出乱子。

 

以酒待客,更加注重的是待客,而非饮酒,酒仅仅只是待客的一个媒介,我们是为了待客而饮酒,不是为了饮酒而待客。主动抵制非理性、不文明、不文雅的饮酒方式,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以酒待客之道。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