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往上爬了很多层,才到富人的地下室

毫无疑问,《寄生虫》是最近最有热度的电影。 不仅仅是因为它拿下了戛纳金棕榈,也不仅仅是因为它出中字资源时闹出的种种风波,更重要的原因是由它所折射出来的社会议题。 

号称过着上海top5生活、住着两千万大豪宅的女作家和说着“她连我的司机都尽量不去麻烦”的女作家的丈夫表面上表现着自己的谦逊与共情,是内里那些精英主义掩都掩不住的优越感和虚伪感。

-窗户-

穷人一家四口蜗居在半地下室里,逼仄的空间里,是永远晾不干的衣服,潮湿黏滞的空气,却偏偏有一扇窗户可以眺望地上世界,虽然只能看到路人膝盖以下部位罢了。这扇窗户,是他们对地上生活的向往,也是社会阶层对他们的禁锢。

当他们利用富人的善良、天真,合谋给朴社长一家人设了个圈套,牢牢地把他们框在了这座宽阔、富丽堂皇的豪宅里,趁着主人不在家的时喝着上等红酒,大笑、大闹、高呼“我就是蟑螂”、看着落地窗外暴雨呼啸。那一刻,他们就是这间别墅的主人。

没想到一语成谶,朴家人突然回家后惊慌四散躲藏的父亲和兄妹。

无论是从沙发下爬出到一半被突然亮起的灯吓得一动不动的基泽,还是逃出豪宅在雨夜狼狈奔逃的三人。

穷人家落荒而逃,就像一只在开灯后钻进地底的蟑螂,只留下浓郁的穷人味。

-楼梯-

影片中各种各样的楼梯,是对阶级差异最露骨的隐喻。位于城北洞山顶的朴家豪宅和离得很远的基泽家半地下室之间,利用台阶构成的旋律来将整体融合在一起。

代表朴家和金家维持着明确的上下关系。


往上,是领居家免费的WiFi,需要伸长了手才能够到。再往上走,才能踏进上流社会的领地。

富人家里的楼梯频繁出现,当然也包括那一条通向隐秘地下的高高的石梯。

镜头方向与画面内部人的动作方向上,基泽一家人初次进入豪宅时要么用仰拍;要么表现人物走上楼梯,代表着底层进入上层。

而在他们后来逃窜时,则多用俯拍表现渺小与狼狈,对应虫的状态。

最鲜明的一点体现在大雨之夜,逃出豪宅的一家人沿着坡路、街道、台阶、地下隧道一路落荒向下。

那灰溜溜的样子简直就像被大雨冲刷的老鼠,顺着往低处流的雨水一步步被冲回到阴湿的地下巢穴。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周去 4 0

本以为长出了翅膀就能高飞,但忘了自己只是苍蝇。。。。

11月06日 09:56

outsider 4 0

最后结尾是悲剧 只想说 不论贫穷还是富有 都不能放弃仁爱和善良

08月31日 21:3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