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人间 连载 2

老张和独孤雷震都不说话,看着两个孩子在桌边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两个盘子,心里真不是滋味!

不过饭桌上老张还是带给独孤雷震一个还消息,对知识分子的平反工作已经开始。从上面下来的文件中就有独孤雷鸣的名字,这可是自己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弟弟下放了差不多十年,一块心病终于解除!

“这么说,他可以回北京的学校教书了?那太好了!他一直是个好老师,只是有时管不住自己的嘴!”独孤雷震高兴地问上司。

“为一句话荒废了十年,他的代价也太大了,”张嫂惋惜地说:“他还没结婚吧?也近四十了吧?”

独孤雷震叹口气说:“是呀,早些时候忙着读书、教书,后来好容易遇上对心的人。可又遇上了‘反苏修’。嘿,我有时在想,当时我没有把他送到苏联去学习就好了!虽然是学了一身本事回来,可结果呢?被遣回原籍,幸亏有少数民族政策,没丢掉性命真是万幸!”

“我看他的难也就到头了,你看平反的第一批就有他的名字,过去的工资全补,还可以回原单位工作,复原职。他是研究机械的吧?现在国家正需要这样的人才。我记得他常给你寄些照片来,都是他获各种奖的吧?那时,他可是我们的骄傲,屈指可数的少数民族学者、工程师、大学老师,多好的人!”老张对独孤雷鸣还有清晰的记忆,那时他还是一个乐观向上的年轻人,一晃,十年……

他们不知不觉放下筷子,谈论起很久不敢说的往事来,一发不可收拾。这倒乐了那小兄妹俩,他们忘了吃,张嫂干脆把盘子里的腊肉和鸡蛋拔进孩子们碗里。虽然那老腊肉已经放了两三年,保存得很好,有点儿哈喇味,可孩子们还是觉得大快朵颐,他们打出生以来还没这么好好地吃过肉呢,还有鸡蛋!

独孤司琴爱吃鸡蛋炒饭,不过这也不是经常吃得到,在她生日和过年时才有。有时生病也会偶尔有一碗。不过那里面的鸡蛋只见一些零零星星的黄细丝,并不是一整个的鸡蛋。过端午节时她还会得到一个咸鸭蛋或者咸鸡蛋。有时是两个,独孤司斌会把自己的省下来给妹妹,她总是那么能吃,可是就是不长个,老是那么小!但是他们的生活除了偶尔的鸡蛋几乎见不到什么肉类,肉票、豆腐票、粮票,如此等等的票并不能保证他们有足够的食物,让他们不会在夜里被饥饿惊醒。

独孤司琴最熟悉的故事,是有关一个后妈和她的继子的事情,那故事这么说:有一个男孩,妈妈去世后不久,爸爸因为工作的地方很远没法照顾他,就给他找了个后妈。后妈待这个孩子很好,每天他去放牛时都会给他做蛋炒饭。还让他带着去放牛时做午饭,晚饭也会给他做蛋炒饭,他非常感激后妈,觉得她是世上对他最好的人!他爸爸也没给他吃过那么多的蛋炒饭!但是,他开始变了,变得又瘦又黑,整天没精神,不久他就死了。后来人们发现是因为吃了太多的蛋炒饭,他才死的!大人们给出的结论是:蛋炒饭很好吃,但是也不能常吃,多吃。不过独孤司琴还是爱蛋炒饭……

独孤司斌今天也一样,把碗里的鸡蛋拔到妹妹碗里,独孤司琴则把碗里的腊肉拔到哥哥碗里。独孤司斌尽量捡碗里的饭吃,把鸡蛋和腊肉挑到一边。当他吃完大半碗饭时,他的腊肉和鸡蛋还有一堆。而独孤司琴碗里已经见底了,他又把碗里的腊肉拔回到妹妹碗里,自己忙着吃饭……

这是独孤司琴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鸡蛋,整整一大盘,而且是大块,大块的,黄黄的!还有炒得香香的腊肉也是一大盘!她不知道这是老张伯伯的警卫员探家回来,给他从农村带来的二十个鸡蛋,他们一直不舍得吃,今天他们为她一下子炒了四个鸡蛋。

看这两个孩子吃饭,张嫂忍不住把头转到一边去,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独孤司琴吃着,吃着觉得眼前有些模糊,觉得很瞌睡,不知不觉她睡着了,她的碗从手里落下来,差点儿掉到了地上,独孤司斌伸手接住了她的碗。

张嫂忙伸手把她接住,她才没从凳子上掉下来。

“这孩子!”独孤雷震吃惊地看着睡着了的女儿,他还以为她晕过去了。

张嫂忙说:“小声些,她太累,睡着了,没什么。我想她有些失血过多,吃饭也是要体力的!”说着她把独孤司琴抱出去,安顿在书房里的躺椅上,看着孩子瘦小的样子,想着刚才他们吃饭的样子,她的泪落了下来……

张嫂安顿好独孤司琴,转身回到厨房,从橱柜里拿了几个罐头和鸡蛋悄悄包好,放进独孤司斌的书包。他已经帮着收拾好厨房,又回到书房写作业。张嫂给他看了几道题,教他第二天的课文,要他念熟。

回到外屋,老张他们还在讨论新近下来的文件,看来一场变革已经酝酿成熟就要开始。听他们的讨论,似乎还对这些文件的目的和指导思想有些异议,好像还有些犹豫和不清楚,不过他们一定会照文件去做。对于结果似乎还有些不确定,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些文件带来的变革会产生的结果。

张嫂听了一会,觉得也许不是件坏事,再坏会怎样?孩子们现在都没吃的。她想起在自己的幼儿园那些贫血的孩子们惨白的脸,哪有健康的样子!

“现在给知识分子平反,很快会有更多事情重新定位,希望会回到刚解放时那样就好了!”独孤雷震看着手里的文件说。

“那倒是,不过我有预感,回不到那个时候的样子,是一个新样子,从来没有过的样子!”老张看着手里的另一份文件说。

“不管什么样子,最好是能生产更多粮食,能让孩子们吃饱,穿好,就好!”张嫂看着他们简洁地说:“我们闹革命不就为了这个吗?可是,你们看看,孩子们有什么吃的!一年到头能吃到什么?三十年,时间够长了!”

老张惊讶地抬头看着妻子,这个安分,善良的女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她很激动呢,不过她说的是事实!

孤独雷震和老张都无言以对,再这样下去,若遇上大的自然灾害没准还会饿死人。就是当下无灾无害,可也还是粮食不够吃,副食更是寥寥无几,看看孩子们的吃像……

“嘿,看来非改不可,真得改!”老张狠狠地说:“瞧这些年闹的,和我们当初想的背道而驰!”

“看来已经开始改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怕是前所未有。你听说了吧?很多知青都自行回城,有些事情我们始料不及,我听说,小程这里已经忙不过来了!”独孤雷震看着老张说:“说到知识分子平反,这些知青是个问题,他们这么大批返乡,户籍,粮食关系什么都没带就往回跑。唉,还有的连自家孩子都不要了呀!”

“什么?”张嫂吃惊地看着独雷震正问。

他苦笑着解释:“前些天我收到七婶托人写的信,说是托她照看的那个小孩子的母亲不见了,孩子还在她那儿嘞!还不见了七婶攒下的三十鸡蛋、十来块钱和几张鹿皮子。”

“就是年前说,要说给雷鸣的那个上海知青?那个嫁给林场工人,没两年就死了丈夫,还带着个儿子的?老张从文件上抬起头来惊讶地问:“不是说她要和雷鸣结婚了吗?怎么?跑了?”

“是呀,说只留了个条子,请七婶好好照看孩子,如果有机会,她会回来好好谢谢的。还说她对不起雷鸣。”独孤雷震皱着眉头说:“就雷鸣那直肠子,还想着可能是家里有急事来不及细说,走得急!还不让带信给我,七婶不得不求人写信。要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女子的地址,就算她不和雷鸣过,也不能把个孩子丢给他吧?这孩子和七婶和雷鸣一点关系都没有!糟糕的是,自从七婶帮她带孩子没多久,她就住到家里了,说是一个人在山上林场害怕。雷鸣大多数时候都在山上的牧场,所以也就随她住在家里,想着也有个人和七婶做伴,她们带孩子也方便。可结果没几天她就要那孩子叫雷鸣做爸爸了,说是孩子小,有个人认了爹就不会被人欺负,很有道理呀。雷鸣呢,那傻家伙,推辞两句也就糊里糊涂的认啦,现在,很多人都认为那孩子是雷鸣的呢。”

“找到地址了吗?”老张问。

“七婶说去她在的队上问过,说是上海来的,详细地址没留清楚,只知道个大慨。还把地址也寄来,可我看够呛。下边没几个识字的人,记录得一塌糊涂,连个名字都没有,就写个小莲,想找到她,难啦!”独孤雷震满脸犯愁。

张嫂突然说:“他们认识不是两三年了吗?雷鸣没有问过?我想他该是心里有底的,从前他不是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吗?等他回北京把工作的事情安排好,再去上海看看,说不定看到他回复原职,那女子会回心转意!”

独孤雷震愣愣地看着张嫂,他想了想说:“那样还好,听说雷鸣和那孩子很是要好!”

“哼,我看算了吧!一开始她不是对雷鸣不上心么?要不是上次雷震回老家把七婶接来看病。她知道了雷震是干什么的,怎么会突然把孩子交给七婶照看?不是要交给生产队大队长家看的吗?再说,现在不一样了,雷鸣可以回北京工作,谁知道他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没准还有更好,更合适的,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也好过投机倒把的吧?依我说,找到那娘们,把孩子扔回去,各人的兵马各人带,转头就走,生活才开始不是!”老张厌恶地说:“什么人哪?你们还想着去重修旧好!”

张嫂看着丈夫说:“那孩子和雷鸣不是很好吗?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是?”

老张脸上泛起怪笑说:“你以为人人像你呀?我看她本不想让人找到她,要不怎么说对不起雷鸣?怎么留下孩子却不留地址?没这样当妈的吧?估计她对孩子也没什么感情,生他只是为了活得比其他知青轻松些,说不定这孩子得留下了,总不能把他扔到大街上。”

“那孩子叫什么来着,雷震?几岁了?听老张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怜了这孩子!”张嫂又悲天悯人起来。

“唉,年前雷鸣来信说,他们结婚后就给孩子改名叫独孤司明,那孩子小名叫明明,辈份名就随司斌和司琴。他倒是个好孩子,比司斌小三岁,该有七八岁了。”独孤雷正丧气地说:“怎么那么没耐性,就半把个月的事。”

“啊呀,叫你别想那话儿经了,雷鸣的前途一片光明,得找个好的,实在的。怎么你也认着个骗子不放?”老张生气起来。

张嫂噗哧笑了:“也是,这是明摆着的,就像老张说的,好的多的是。别提了,哎,你妻舅们不是在上海么?让他们帮打听打听,找找看,如果找到了,就把孩子送回去,怎么也得负责认吧?若是找不到,哎,就送我这里吧。”

独孤雷震笑起来:“大嫂,我干脆把司琴给你好了,她就跟你对景,和她妈,她都死杠着,要她东,她往西!好了,不早了,今晚那么麻烦你们,真是过意不去。我看,我们也该回去。只怕他外婆急成什么样,他妈说不好又在以泪洗面了!”

“哈哈,看来你和小宋是很对景,连你也学得这么文雅起来!”张嫂大笑起来。

独孤雷震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起来。

老张笑着说:“得了,别再笑话他了,把孩子抱来给他罢,不然,他还以为我们真的稀罕了!我还真稀罕,这么好的孩子。”

张嫂笑着进屋去,把睡得天昏地暗的司琴抱出来。

“明天你就写信叫雷鸣来,这事宜早不宜迟。那孩子也得想想办法,能还回去当然好,而且早比晚好,时间一长有了感情就麻烦了!”老张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大嫂说的也对,下星期我妻舅来时我和他谈谈,也是个办法。”独孤雷震说:“他熟悉那里,该有些办法的。”

“他要来?倒也巧了!”老张一笑。

独孤雷震说到:“是呀,下星期是我岳母六十岁生日。他和我岳母也有二十年没见了。”

“唉,时间真是快!我也快二十年没回家了……”老张感慨起来。

张嫂把睡熟的独孤司琴裹在毯子里递给独孤雷震,轻声对他说:“我让小乔送你们回去,别把她吵醒了。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睡补,让她好好睡。明天我和小宋说说,别让她练琴,歇几天再说,去吧!”

独孤雷震带着孩子进了家门,先径直敲了岳母的房门,好将睡着了的独孤司琴交给她。老太太听到敲门声,让坐在床边的女儿开门(此前她一直对宋韵视而不见,连端上来的晚饭都没看一眼):“去,你要敢再碰她一下,大声吼她,你就先杀了我!”

宋韵边起身边带着哭腔说:“妈,她是我女儿!我怎么会对她不好?”

“所以你就朝死里打她!我可打过你?你爸爸可这么打过你?”老太太气呼呼地说:“丢人都丢到哪儿去了?不如养个猫狗!”

宋韵无言以对,打开房门,发现丈夫抱着被左三层右三层地,把头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儿。她的眼泪又下来了,心里实在后悔自己干的事,觉得对不起女儿,一时无地自容起来。伸手去接女儿,可是丈夫却采取了和母亲一样的举动,对自己熟视无睹!他直接问里间的岳母:“妈,你还好吧?我今晚能把琴放你这儿吗?她好好的,只是太累已经睡着了!”

“当然了,快进来,别把她吵醒了。我好好的,只是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没别的本事,就会打自家孩子!你别太在意,都是我没教好,对不起你!”老太太从床上下来,迎了上来。看到睡熟的孩子放下半个心来,看到她满头裹着的纱布,那半颗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伤到头了么?大夫怎么说!”

“哦,她会好的,妈,只是我们不知道她凝血不好,已经拍了片子,明天就可以知道确切的结果。不过大夫说根据他的经验应该没什么,只要加强营养就会很快好的。张嫂也这么说,说琴这孩子体质弱些,不过没什么大碍。您别担心,您还好吧?下午我太急。没照看好您。”独孤雷震避重就轻地说。

“我好着呢,别担心,孩子好就好。只要孩子没什么大碍我就谢谢你了,来,把她给我!”老太太伸手来接孩子。

独孤雷震忙说:“妈,还是我来吧!她个不大,不过还是有些分量。”

老太太忙让他把孩子抱进里间,把司琴放到自己的大床上。这雕花的大床像北方的炕一样,占了半间屋,平时琴和外祖母就住这间正屋。宋韵和丈夫住楼上的房间,独孤司斌则独自住厨房上面的阁楼里。

等大人们安顿好睡得天昏地暗的独孤司琴,独孤司斌已经自己洗漱完毕,上床睡了。宋韵回过神来去看儿子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书包旁边。她很得意这个儿子,他是她的骄傲,她的希望,他总是把一切尽可能地做好,有时是太好了!回到自己屋里,看见丈夫坐在桌边看文件,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她讪讪地问:“你们吃过饭了吗?我做好了在厨房里,要不要热一热?”

独孤雷震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说:“我们吃过了,大夫说什么你也听见了,这几天你就省省,别让孩子再练,如果还能练的话!”

“我也是为她好呀,只是我太急了,这些天是不可能再练,还不知道哪里有人会修呢,那琴已经摔坏了,也买不到新的!”宋韵委屈地说。

独孤雷震惊讶地看着妻子目瞪口呆,宋韵还在自顾自地唠叨:“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样,像琴这样有天分的恐怕没几个……”

回过神来,独孤雷震压低声音咆哮:“啊呀!我还以为琴那股子倔,是从我这少数民族的根上来的呢!你,给我记着:除非琴想玩,否则,你别想在要她碰那东西。再有,你怎么就知道那东西会不会再成四旧?再被破除!你想琴死呀?明天我带她去医院,看看她的脑子被你打坏没有!”

第二天独孤雷震抽出时间,带独孤司琴去看了医生,结果和医生说的一样,琴没事,只是她还是那么没精神。于是大夫给她开了营养针水,要她每天下午去注射,嘱咐家长记得给她补充必要的食物营养如此等等……

从医院出来,独孤雷震去邮局给弟弟拍了份电报,四个字:平反,速来!

他还没有意识到,从他的这份电报开始,他一家人,这个国家所有人的命运已经开始改变,穷则思变,不得不变……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涯夏 7 0

为接下来的埋下伏笔。

  • 天玉茗香  : 希望后面的故事你喜欢

    2018-04-16 22:34 0

04月16日 15:18

少女维特 8 0

期待下章,很有故事性

04月10日 08:53

推荐文章

合集

致人间

合集

共151篇

总阅读

1100912

总评论

49

总获赞

1198

总分享

13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