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一百一十三章 九河之战

斗战胜佛哈哈笑起来,“好、好、好,说起来我好久没有这么好好打一场了。走……”

“说到附身,你们有什么办法吗?九河之源的这些,也算你们口中的妖魔凶兽,不是我自夸,本事不在开明兽之下。虽说因未防备被附身,但是要附身也不是那么容易。”梼杌顾不得前仇爱恨,只想着怎么收回它的地盘。

“只要在玲珑符和八卦符之下,就不会被附身,它们会跟着我们走。”我在它背上大声喊着。

随着我的喊声,阵法在我们眼前显现出来。套在玲珑符里的八卦符不停地旋转,跟着我们飞速向前,并且不断地变大。很多在卷进阵法的野兽鸟禽被黏在阵里,直到从它们体内逼出一缕缕黑色的烟雾,被玲珑符收拢扣在禁咒中,它们才能重获自由。

梼杌抬头看了看,“你从哪儿学来的?”

“无相阁,一会儿到了地方,你去把裂缝周围的赶开,我把裂缝封上。”我对它喊。

“我听得见,你别叫那么大,都让人听了去!”它叫起来震耳欲聋,“你这符,能飞吗?”

“我有多快,它有多快。”我放低声音说。

“这样好多了,你可就站在我耳朵上!”梼杌跃起,飞得也不比狰慢。我不得不抓紧他的毛站稳,一边把画好的符撒出去。在荒原上为昆仑虚和九河之源之间划出一道隔离带。

“你还真是对他们好,他们可没把你当回事,把你一个凡人差到这来,他们自己却在一门心思的弄瑶池盛会。”梼杌讥笑着飞奔。

“我不来,你这九河之源就完蛋,你也会被附体,然后他们再让大羿来射你一箭。”我盯着一路的状况随口说。

“有道理。”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了。”它越来越快,似乎是有意要摆脱玲珑符的跟随。

“你真的把宝压在‘无相之主’能打赢我们?”我看到了远处被撕开的缝隙,源源不断地飞出黑色的闪电。

梼杌咆哮一声落在地上,玲珑符从四面八方包裹过来,把他困住。“你以为你能赢吗?它是我见过最强的。”梼杌咆哮道。

“我先封上裂缝,再去找那个会赢的胆小鬼。”我从它头上跳下来,“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儿,等着被附身。”

“放开我,”梼杌吼起来,“附身?谁敢?谁能?”

我看它一眼,“对你说你是独一无二,不会也不能被附身?那可不是因为你,是因为这矛。”我取下斗战胜佛化成的箭一笑,“我把符解开,看看它们会不会附在你身上!”

“住手!”它大叫起来。

斗战胜佛在它头上敲了一棒子,“吵死了,你以为你聪明?过一会儿在和你说。”梼杌昏死过去。

“我们得快些,这些符咒并不能撑太久,会被吸进异界去。裂缝开启,不单释放,也会吸入。”无支祁跳下来说。

“好,我去开条路出来,你带着素惢跟上。”斗战胜佛一笑,“走……”

毕方鸟和小龙在天上对付着有翅膀的妖魔,狰和狐王扫荡着地上如潮水般的走兽。无支祁带着我,跟着斗战胜佛直扑裂缝。

裂缝越来越近,我们感到了它巨大的牵引力。

正是时候,我对无支祁说:“上去,刚好可以用它的牵引力。”

无支祁立刻带着我飞起来,显出它的原型,一只巨大的白猿,我站在它的肩上拉开弓箭一气呵成。飞出去的箭跟着牵引力飞向裂缝,变回原来的样子一只巨矛,直直冲着裂缝飞去。

“惢,你的发簪,再跟几箭。”无支祁低声说。

我取下发簪,手中立刻多了三支箭,箭在弦上,开弓三箭齐发,紧跟着巨矛飞向裂缝。矛带着呼啸声钻进裂缝在那边引起爆炸,巨大的声音震耳欲聋。后到的三支箭就像卯榫,将裂缝封上,它们带着的箭气将沿途的妖魔鬼怪扫荡一空。在裂缝被封上之后,附身的妖魔纷纷倒地,飞散出来的黑色闪电变得无力,化成黑烟四处飘散。我将手中还剩的玲珑符悉数抛出,不让任何异界的魂魅出逃。

“我们走,它们醒过来,少不得又是一场厮杀。”狰看着躺满九河之源的怪兽、凶兽说。

“那就一顿,通通收了。”斗战胜佛打得起兴,叫喊着。

“你到起兴,还不收?”无支祁看着禁咒里的东西问。

“收、收、收,”说着它拿出个葫芦打开盖,扣在玲珑符禁咒里的东西被吸入其中。“这东西,可一点儿也不能流落在外,害人得很。”他看着葫芦说。

躺在地上妖魔们渐渐醒过来,看见我们立刻跑跳如雷,飞扑过来。

“看来你这九河之源得好好清清。”狰看着被困在玲珑符里的梼杌说,“是你让它们停下来,还是我砍下你的脑袋让它们安静。”

梼杌瞪着我们无可奈何地咆哮起来,他一咆哮,那些凶兽安静了下来。梼杌看着我说:“放开我,不然……”

“不然我把你送到饕餮那儿去,你们很合适。”无支祁说,“你就好好在这儿消停两天。”

“我们走吧,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无相之主’应该过来了。牺牲那么些元神,给我们扑杀,总有原因。”无支祁看看血流成河的九河之源,“小龙伤的不轻,惢身上的伤看似轻,可她是个凡人,不可掉以轻心。”

“走吧,”斗战胜佛拿回葫芦,“瑶池的运气真好……”

我们立刻启程往回走。

“放开我……”梼杌暴怒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回响着。

回到荒原,斗战胜佛停下来,“素惢,你这符咒还蛮管用 ,我也来施个法术,让它们长长久久在这里。”说着手结佛印,念念有词。我推开符咒,接纳他的咒语,荒原之上出现好看的极光组成强大的阵势。这样至少可以替巫族阻挡来自九河之源的报复。

回到玲珑观已是傍晚,两位龙神在大殿等着我们,斗战胜佛只是匆匆见过就回去了。

“你们今天这架打得精彩,到后面去,让无有给你们治伤,好好休息,其它明天再说。”应龙送走斗战胜佛转头对我们说,“早些回去,好好休养,素惢,明天的上元祭可有力气?”

“回龙神,行。”我躬身施礼。

“我说嘛,哪能输给那老太婆!”黄龙笑嘻嘻,“这小丫头,我还不知道!我们做我们的上元祭,他们开他们的瑶池会两不相关。”

应龙哼了一声,没说话。

我们回到后院, 无有他们已经在等我们,包扎完吃了些东西,四条小龙伤得厉害。好在上清境上次给的药丸很有用,无随很满意,“终究上清境,东西比瑶池的好多了。”

“上清境怎么会想着送药来?”狰好奇地问。

“上次素惢不好,我们去瑶池要些药,脸色不好,还好东君给了些。回来上清境童子就过来,给了些东西,说素惢是凡人,丹药常备着些,别临时到处去问。”无延一笑 ,“每次都是你们自己就去了,叫上我不好吗?”

“这是要一箭双雕,调虎离山呢,你们也去,那这边就空出来了。”狰笑着说,“做了好吃的的没?”

“少不了。”无随拍拍手,几个仙娥端着吃的走了进来。

凌晨时分我们披星戴月地赶回弱水之滨。小朱雀和魁星已经将一切祭祀的准备做好。

随着东君的第一缕光芒,云板钟罄齐鸣,婆婆颂词铿锵,我带着无支祁、狰、毕方鸟、小龙、无随、春铃、白轩、行礼祷祝,礼毕和他们一起准备晚上的宴乐,把祭祀用的祭品、应节的东西、吃食早早送到各个玲珑观。

一大早,蛟让人送来几大缸梅花,说是一大早采的,还有几套舞衣,说是好歹报的钟山候选,这舞衣自然该钟山准备。狰笑着接过梅花回手洒出,只见神道两旁一枝枝梅花,化成一株株梅树,花开繁华,簇拥着华丽的牌坊,一眼望不到头,微风过处幽幽花香,花瓣纷纷,自有一番人间美意,又有一段仙家气象。

云宫大殿前兰台洁白,四围淡色青庐,丝毯上一律玉案、鹤灯。大殿廊下桌椅排开,各色瓜果、美酒、糕饼,摆设精致、赏心悦目、次序井然,看看没什么纰漏,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差池,天色也渐渐暗下来。我忙回房间换衣服,走过大殿后廊被龙神叫住,“素惢,前面摆了几桌?青庐还要备些,斗战胜佛说到做到,一大早跑到瑶池要吃要喝,这会儿扛了一树桃子往这边来呢。可不止他一个,没想到和他交善的人还真不少,全往这边来了,瑶池会今日可要空一半。”

“今早毕方鸟已经从后土宫借了些来备着。说这位佛爷说话算数。在丹阶下又备了几席。斗母宫魁星姐姐也带着仙娥下来帮忙,这会儿正摆席呢。小玄武带着后土宫的仙娥也过来了。”我回道。

“我听着不错了,我们可是把瑶池得罪了。”黄龙笑嘻嘻地说,“你那《天风环佩》、《神人畅》,可别落下,我们弱水玲珑观讲求天地人和。”

“你到知道的不少,就安排起来,你也得自己上,”应龙看它一眼,“素惢得舞蹈,又不闲着。”

“我怎么不知道,这孩子,在我跟前那么些年,”黄龙笑嘻嘻的,“我来就我来,将就昭告天下,我回来了。”

“你能弹琴?”应龙不信地问。

“小瞧人,一会儿,我去把伏羲琴拿来,惢,好生给他们舞一曲,压过瑶池去。”说着不见了。

应龙摇摇头,“真是,惢,去吧。”

两个仙娥我换好衣服,梳妆起来。蛟送来的舞衣,连见过大世面的斗母宫仙娥也啧啧称奇。另外几件穿在小龙身上也是惊艳。

明月初上,梅雪纷飞,折腰而起,黄龙的《天风环佩》轻盈飘逸,兰台上下座无虚席。一曲无尽歌喉婉转,天风环佩花舞明月……

接过伏羲琴,《神人畅》小龙出场,舞姿刚健,流畅明快,兰台上下喝彩连连。丝竹管弦,仙乐飘飘。长袖轻舒,舞姿曼妙。

云板悠远,东君启程,云宫天门一一关闭,送走一众神仙,天光微明,上元之祭完美落幕。

“怎么样?”毕方鸟走过问,“是不是很累,毕竟昨天刚打完一场,今天就这么一直忙。”

“还好了,接下来,我要好好睡一觉。”我对它一笑。

“你就好好睡一觉,”狰冒出来,“我去瞧青林那小子,自己一大早,就跑过来开门做糕了。”

“今天十六,也该开门做事情,”我看着远处的天空,“事情总有开始和结束的时候。”

我一觉睡到天光大亮,起来收拾好走出房间,大雪初晴的天空异常明媚,梅树花开正盛。

“起来了?我以为你要睡一天,婆婆说你和毕方鸟、狰去串门了,串门就串门,大清早的,半梦半醒地回来。要不是狰姐姐、毕姐姐,你大概要睡在门槛上。”青林端着杯子站在井边看着我说。

“我很累。”我对他笑笑,往厨房走。

“你大概是最自由的修行人,想什么时候起来,什么时候起来,想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吃。”青林在我身后说,“你不是一直很自律吗?你什么时候学的跳舞、剑舞、功夫?我怎么不知道?”他一路跟着我走进厨房,“你真能藏的。”

“你去了寄宿学校,没人和我玩了,婆婆就叫我学了。”我打开橱柜,拿出东西准备做午饭。

“婆婆和毕姐姐出去了,说不回来吃午饭,你做我们几个的就好了。”青林把蔬菜拿进来,“你那些祭祀时候跳的舞,我怎么从来没见过?怎么不告诉我这些祭祀内容?早知道,我就不去海南了。”

“我也不知道你感兴趣这些,祭祀就祭祀。”我卷起袖子开始做饭,“以后还会有的。反正日子年复一年的。”

“有时候,你真是气死人!”青林几乎叫起来。

“她没想气你,是你自己和你自己生气。”狰走进来,“素惢,好些没?”

“好多了,没那么困了。”我把米淘洗好泡着。

“刚才苏大夫打电话了,要你可以的话去趟医院,行吗?”她问。

“我和她去。”青林接过话头,“可不能在让谁半路上把你接走。我听着事情古怪着呢!”

他一句话,又把我拉回到现实,不觉得有些后怕上街。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10日 06:5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