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一百一十四章 意外之声

吃过饭,给青林解释了录像中的春祭里,他不明白的部分是怎么回事。青林的问题远比吴教授他们多,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

看看时间差不多,青林和我离开玲珑观去医院。出事后我第一次走下石山,村子里的人们看见我都来打招呼。有人说要用自己的车送我去医院,青林笑着说他会陪我去,我也得学着上街走走,这样对我有好处。于是邻居们又一一交代要小心,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费了些时间我们才走出村子,苏大夫的电话打了过来,问我们怎么还没到。

青林告诉他,我们走过去,迟些到。他又交代了一遍注意安全这类的话,和村里上年纪的邻居有异曲同工之妙

走到公共汽车站,刚好遇上适合的公共汽车,我们临时改了主意,很顺利就到了医院。医院人很多,我有些紧张,青林小声说,“素惢,集中精力,想想你该怎么走。”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想着自己要去的地方,每一步走得很艰难。但我还是找到了合适的电梯,到了正确的楼层,走进我要去的诊室。

看见苏大夫坐在桌子后面,我才松口气,“苏大夫,下午好。”

“来了,素惢,青林,”他看着我们欣慰地说,“比我预计的早啊。”

“我们坐公共汽车过来的。”我坐在椅子上对苏大夫说。

“你们做了几趟公共汽车?在哪儿换的车?”他一如既往的提出细致的问题,非要我一一作答。又做了些例行的检查,他对我的健康状况还满意。又开始他那些简单、细致的提问。

听完我的回答,他很满意,“不错,比我预计的要好。”开了药让我们去药房拿药。就像上次那样,他出现在大厅门边等着我们和我们告别。鼓励我们回去坐公交车,说这样有助于我的康复。

车站上人满为患,我下意识地避开别人,青林也尽量把我和人群隔开。真希望车子赶快来,我对周围的味道越来越不安。

“素惢,”我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叫我,我以为是幻觉。

青林已经转过头去看着说话的人,“怎么是你?想干什么?”

我回头一看,瘸子站在我身后,“素惢,我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他看着我说。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我呆呆地看着他。

“那就赶快走,你一来,麻烦事就来了。”青林不耐烦地说。

他对青林视为不见,只对我说:“你知道我是谁,能干什么,将来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他们难插手的事情,告诉我,你知道我的电话,你知道的。”

“咦,怎么又说这些丧气的话?快走……”青林生气起来。

我模模糊糊听过这个声音,可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瘸子,他就像猫一样灵活,难道那不是我的幻觉?我看着他的脸,仔细看看他的脚,确实是瘸了一只脚,脚底都翻起来脚背冲下了。

他对我笑笑,“素惢,好好照顾自己,现在能伤你的人已经不在了,你能忘就忘了吧。”

我看着他问:“那天是你吗?我小姨呢?”

他一笑,“你小姨还在看守所,不过她不能伤害你的,放心。我走了,在走之前想把这个给你。”说着他递给我一把钥匙,“是银行保险柜的,本来是为那个孩子准备的,现在给你吧。都是你妈妈想要给你们的。”

我接过钥匙,“是什么?”

“你妈妈觉得自己也许会有不测,就给你们留了录音,要我好好收着,将来真有三长两短就给你们。”他叹口气,“也许,那个孩子没生下来,她才能多活那么些年吧?我们那可怜的孩子,谢谢你陪她那么些年,素惢。”说完他一瘸一拐地离开车站,消失在人海,只有拐杖落在地上发出的哒哒声回响在人群中。

“走吧,素惢,车来了。”青林拉着我上了公共汽车。

我还在忙忙碌碌的街道上找他的身影,那么我不是幻觉,这个声音一定是那晚说出复仇宣言的声音……

再次见到花律师和严警官,从他们那里知道,我的小姨在那天晚上一起被收押。后来的审讯中知道,是她调换了大舅舅的巧克力和胰岛素。因为大舅舅他们威胁不放过她的两个孩子。

至此,和我有关的,被人们称为家人的人全部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可以说是家破人亡了,只是我对这样的结果没有喜悲。我的人生从这一刻被一分两半,将来的路,真的只有我自己了。

人们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我把琴抱到梅树下,弹妈妈喜欢的曲子。可惜,弹来弹去就那么两三首,不是妈妈不喜欢,而是妈妈在世时,我只学会这么两三首。

有没有见过圆月下的梅花落,那飘飘洒洒的花瓣随风轻舞,看似高高飞起要远离枝头,夹杂在时不时落在发梢的飞雪沫里。已经离开了枝头的牵绊,自身又那么轻盈,应该飞得远。然而,往往是绝大多数时候,最终落在树根附近,在树下铺上一层如锦的地衣。

妈妈留下了录音给我,因为怕自己有什么不测?素霜没有被生下来,也许是妈妈能多活几年的原因?难道那么坚持一定要报仇的瘸子,也选择了原谅?他原谅了谁?什么让他选择了原谅……

“素惢,怎么弹得那么闷?”青林端着茶盘走过来,“喝杯茶。”他把茶盘放在石凳上,给我沏了一杯茶,“还在想瘸子的事?”

我接过茶,点点头,“他变了。”

青林喝了口茶,“我可要把照片发几张去给吴教授,谢他留着视频给我。月下《梅花》、《阳关》,在没有比这好的。”

“你觉得好,就好。”我随意拨弄着琴弦,有口无心地说。

“人都会变的,不过你说瘸子变了,我却不觉得,”青林放下杯子,“他一开始接近我们就在不断地提醒我们 。只是方式有些奇怪,不过面对那么些恶霸他也是没办法吧。”

“我说不上来,他有些不一样,他不是我们看见的样子。”花瓣一片一片地飘下来,落在琴弦上。几粒雪沫子落在琴面上,不一会儿就化成水,滑落下去。

“他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青林拿起放在琴炉前的钥匙,“你要去吗?”

“明天就去,我妈妈留给我的录音,你知道吗?她不会写字,她能读,但是不会写。因为外公外婆不让她读书,她是捡舅舅们的书本自己学会的。所以我认为她不会给我留下只言片语的。现在,我有她的声音,总算有件属于她的东西,独一无二的东西。”我看着青林手里的钥匙,眼泪不知不觉掉下来。

一大早忙完蒸糕铺里的活儿,花律师和严警官带着办案的警官过来,和我们一起去银行。

银行的工作人员接过钥匙和单据看看说,这个保险箱是才租用不久的。带着我们去保险库打开了保险箱,里边有一只MP3、一个信封、几张照片。照片看起来是谁偷拍的,全是我和妈妈在上学的路上,妈妈推着小车背着我出摊,妈妈和我做蒸糕……

每一张我们都在笑,那么难我们还可以笑,笑得那么快乐……

信封里是一张银行卡,和一封打印的信,大体内容是说,妈妈托人给他带口信,自己怀孕了,过几天找到机会就带着婆婆去找他。自从得到消息,他就很高兴,每个月都存一笔钱,想着妻子和母亲过来 一起生活还有孩子。其实他自己已经没有再去乞讨,而是找了份体面的工作,想着将来孩子不被人看不起。却没想到妻子的计划被丈母娘知道了, 把妻子关了起来。母亲去找丈母娘家理论,被二舅舅推到了,没再站起来。等妻子被放出来的时候,她的孩子被她的母亲逼着吃药打掉了。从那一刻起,他就算着要报仇,但是依然每个月去存钱,给妻子的未来有个保障。没想到,听到婆婆去世,她勉强撑着办完丧事,托人给自己带了口信,然后跑到河边寻死。却在那一瞬间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妻子捡起孩子。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她失声痛哭,觉得是上天还记得自己,不放弃自己,于是把孩子抱回去当自己的养。他依然往卡上存钱,想着的是怎么悄悄回去把母女偷出来,将来报仇。但是事与愿违,妻子带着孩子跑了,几个舅子的势力却越来越大,不是自己可以撼动。只有潜下心来,去找跑了的妻子和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可是害怕那几个魔鬼一样的舅子,他只能远远看着,暗地里时不时地帮一把。眼睁睁看着妻子一天不如一天,答应了她最后的要求。暗地里照看好她的孩子,在孩子长大,能独立生活后,把留下的录音交给孩子,让她远走高飞。如今天网恢恢,已经尘埃落地,也是了结的时候。银行卡就给我,那是自己为妻子、孩子存的钱,干干净净的钱,让我拿着里边的钱好好读书,远走高飞。

看完他的信,他应该花了很多功夫为了将来的一家人,他努力了,却在过程中失去了。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别人的贪得无厌,残暴凶狠。究其原因是妈妈生错了人家,他们根深蒂固地认为女儿是别人家的,应该无底线地榨取,哪怕榨干最后一滴血也没关系。女儿就像一件挣钱的工具,不花钱的奴隶。

听办案的警察说,而今妈妈的父母又回到从前破败的房子里,过着从前贫病交加的日子,时不时还有人上门骂一顿。

听着这些消息,我只觉得悲哀,为妈妈难过,她的一生只是被最亲的人伤害。而伤害她的人,现在也已经灰飞烟灭,我并不觉得高兴,只替妈妈难过。

过了几天,严警官和花律师把保险箱里的东西给我送过来。第一件事,我打开了音频,妈妈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传来,我已经泪流满面,整整十年,我以为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音频中,妈妈依然如我记得的那样,没有责怪任何人,没有抱怨自己的命运有多苦,觉得自己有多可怜。一再地说,我是她生命力的阳光,就像大热天里的一口清凉的水。是我几次救了她,没让她自己跳进河里,没让她冻死在雪地里。因为我让她看见了不一样的人生,可以自己做主,为自己喜欢的人活着。她不仅仅是喜欢我,是爱我,希望我明白,她没有读过书,可惜了自己的一生。希望我好好读书,别错过自己的生活。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但是别忘了婆婆,别忘了玲珑观。因为在我们最难的时候,是婆婆收留了我们,让我们有住的地方,成了家人。妈妈最后说,“惢,我们没有血脉关系,可是妈妈真的很高兴有你和婆婆,我们成了家人,我也算在死之前明白了家是什么,谢谢你,我的女儿。将来希望你会有自己的家人。但是别向后看,别回去找那些不把你当人的血脉。你要向前走,从前的事情,我们没法改变,但是先前,我们总有希望。别害怕伤害你的人,要勇敢。你越是害怕逃避,伤害你的人就越是大胆妄为。你那么特别,有人看不见的聪明,好好努力,惢。”

我把音频放了一遍又一遍,只恨自己当时什么也不懂,就算眼睁睁看着她倒在台阶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妈妈的一辈子,就那么匆匆忙忙,不问好坏地为别人,毫无怨言的付出一切。有人说她傻,说她软弱,有人说她不值得。然而她明白所有的事情,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还有勇气在冰天雪地里带着我逃跑。就算这样也没抱怨过命运的不公,说谁的不是,妈妈是我见过最伟大的人。只是却早早的抛下我,没等我明白就离开我……

青林帮我把音频保留了几个副本,我怕它丢了。他做完备份,把MP3递给我时说:“惢,好好留着,素姨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人,难么苦,可是从没抱怨过,总是想办法走下去。”

我接过小小的MP3,里边装着我一生的念想。但是我还有一个疑惑,是谁把拆迁的事情告诉小姨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妈妈娘家?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