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光泉三株

我的疑问只有等严警官他们最后来解答。自从那天后,瘸子就消失在城里,严警官他们到处去找,就是没有踪影,他们相信,如果找到他,很多疑问都会迎刃而解,可就是找不到他。他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样。

梅树上的积雪渐渐融化,每一天都能感到春天的脚步临近。井边的兰草发出新芽,花苞已经探出头来。

“素惢,一月之期也差不多了,你要怎么办?”我带着玉瓶来到‘虚无之境’时白修问我,“有人找到什么吗?”

“没听说谁找到什么,其他几座玲珑观我大概有方向,‘大羿之箭’我还没有头绪。”我把水倒进莲池,“这里的莲花看起来不生不灭,无争无欲,也自有一种神韵。”我把手伸到水里,搅起涟漪。水纹一波波地荡开,它们那么有规则引起了我的兴趣,不觉多看几眼。

在一道水波纹荡开后的水下,显出一座高山,峡谷中有巨大的遗骨,应该是上古的巨兽。记起来大羿曾经射杀过一些凶兽,也许箭还在那些巨兽身上?

“素惢,看见什么?”金麒麟来到我身后问。

我转身给它施礼,“见过神尊,我瞧着像是‘大羿之箭’的下落。”

他笑起来,“这些东西的下落,当然是这里知道的最清楚。其它几座玲珑观呢?你知道了?”

“是,知道一些。”

“无相阁自然是有记录的。”它化成人形的样子仪表堂堂,很有亲和力,“我听说你们在‘九河之源’打了一场?”

我点点头,“是,有人骗巫族说那边有‘大羿之箭’,他们就去了。结果弄醒了梼杌,撕开了通往异界的缝隙。那边的东西已经能够附身了,我们不得不和‘九河之源’的凶兽打了起来。幸亏斗战胜佛帮忙,才能靠近裂缝把它封上。”

他点点头,“你恢复的如何?恐怕还得去一趟,真有‘大羿之箭’在那里,九河之源有两支箭在两个山谷里,就是你刚才看见的地方。”

“是,我也得再去一趟,得把梼杌放开……”想着它刚醒过来,就被玲珑符困在那里动弹不得,我忍不住笑起来。

麒麟看我一眼,“梼杌可是凶兽,你就不怕?”

“我抓过它的耳朵,告诉过它,它压错宝了。斗战胜佛要收了它,我去的时候叫上他。”我笑着说。

“原来有帮手,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我们喝茶去,”他笑着,“我这里有张琴,你来试试吧。”

大殿空旷肃穆,席地而坐,我收敛心神,拨动琴弦,弦动音起,舒缓平静,虚实承接,缥缈空灵,稳住双手,余音袅袅之时收住尾音。

金麒麟睁开眼睛,“很久没有听见这么好的琴声。难怪黄龙让你弹伏羲琴,那可是它的宝贝。”

“没有多少人听过我弹琴,真的好吗?”我把琴收好问。

“很好,素惢心无旁骛,又能倾听天地自然。”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很久没有人弹这只琴,没想到它还能发出那么好的声音。”

“它在这里很久了?”我看着几乎全新的琴问。

“它出世一来,就没几个人弹过,因为它的声音会扰人心智,令人疯狂。在你这里却平和清新,看来是我过于担心了。你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素惢,来我们去走走。”他站起来,往碑堂去。

我跟着他走进碑林,碑上的字迹比上次清晰很多,只是我依然看不懂写的什么,不禁多看了几眼。

“素惢能看见碑上的字?”他停下来看看我。

“我能看见,就是看不懂。”我忙跟上他回答。

他一笑,“都是记着各位上古之神的生平。我们到前面去,那里的‘光之泉’你会喜欢的。”

“光之泉?”我加快步伐跟上他,“我从没听说过。”

“看见就知道了。”他带着我绕过几道石墙,眼前出现一个精巧的喷泉,泉水不断地向上涌起。可是涌起的似乎不是水,因为看上去更加细腻柔和,无声无息的向上涌起又落下来流到池中,池中晃动着七彩的光芒,这是我第一次在‘虚无之境’见到彩色的东西。

我不由自主地走到池边,果然不是水,是光芒!第一次见到这样像流水一样的光芒,美的难以置信。

“很漂亮不是吗?”金麒麟显出它的本相,“这就是‘光之泉’,素惢,把你的龙镯放进去,看看会怎么样。”

我把带着手镯的手伸进池子,温暖地感觉,就像春天早晨的阳光照在手上。我的龙镯散发着翠绿的光芒,渐渐形成光幕,‘九河之源’出现在光幕上。在我们和附身的凶兽打斗的时候,有一道黑的闪电往另一个方向飞了出去,落在一只奇怪的鸟身上,那只鸟随即离开战场,飞向‘九河之源’的另一边。

“那就是‘无相之主’,上次在‘九转轮回’里见过一次。”我盯着光幕说,“无支祁说的不错,它还是过来了。”

金麒麟看着光幕说:“它是为了你而来,想把你作为附身的对象。好在一旦它附身在什么身上,就很难脱身。现在它已经附在那只鸟身上,想脱身并不容易。在这边没有你的玲珑符,没法离开那只钦原。”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

“怎么个好法?”麒麟笑着问。

“至少它不能随意附在什么人,什么东西身上,不好辨认,去害更多的人。不过,如果被它附身的东西死了呢?”我我把双手伸进‘光之泉’,温暖舒适的感觉让人愉快。而光芒像水一样划过我的指尖,流向池子并不因为被打断就停止。

“它就解脱,可以去找下一个可以附身的东西,但是能够承受它的并不多。我想,此刻它已经不是钦原了。”麒麟走到池子旁的一棵三株树下,看着树上的叶子说。

我站起来走向它,“三株树吗?”

“是啊,这是最早的一棵,很美是吧?”它低头对我一笑,“看来你在无相阁读了不少,那些简牍枯燥又难懂。”

我仰头看着满树的星星,“真漂亮!这些星星是真的吗?”

“能看见星星?”麒麟问我。

“是啊,叶子就是星星,不是珍珠。有点儿和书里的不一样,不过我喜欢星星。”我头上的树叶散发着美丽的光芒,柔和不刺眼,静静地立在树枝上,晶莹剔透,反射着‘光之泉’的七彩光芒,让它们也有了好看的七彩颜色。洁白的树干十分光滑,没有一点瑕疵。

“素惢,看看你自己。”麒麟微笑着对我说。

我不明所以地低头看看自己,我的衣服变成白色的,也像三株树的树叶一样,反射着‘光之泉’里的颜色。龙鳞坠子变得透明,里边有千万点繁星,变换着美丽的星空,有的深邃幽兰、有的华丽明紫、有的深沉漆黑、有的沉静墨绿……

“素惢,看来你一直找的烛龙旅行去了,去了不少地方。”麒麟看着小小的坠子微笑起来,“摆脱了束缚,自由自在。”

我看着变换的星空图,“你说,它会不会去过‘无相之主’来的地方?如果它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它从哪里知道的‘无相’这个说法?”我看着麒麟问。

“谁说你笨?”它微微一笑,“这片龙鳞带着很多消息,惢,好好利用它带来的消息。”

“你说,我舅舅说地窖里的金色蟒蛇是烛龙吗?”我又问,“我不可能五六天不吃不喝还活着。”

麒麟变成人走到我身边,“不是,只是这片龙鳞,它带回消息来,巧不巧的就遇上你。来,我们出去吧,惢,明天就去寻回‘大羿之箭’,说不定还有硬仗要打呢。”他把手伸给我,我握住他的手跟着他转身就到了弱水边的玲珑观院里。

“哟、哟、哟,这就把好好的云锦变成……”狰看见我们就叫起来。

“那么是真的,‘光之泉’,真是不得了的机缘。”毕方鸟丢下手里的书走过来。

“当真?”狰走过来,“真有那东西?”

“这不是活生生的去了见过,回来了?”无支祁走过来,“见过尊神。惢,有什么不适吗?”

我摇摇头,“没有,‘光之泉’真的很漂亮,三株树是星星叶子。”

无支祁弯下腰来,仔细看着我的眼睛,“嗯,是很漂亮,不是珍珠吗?”

“不是,是星星。”我睁着眼睛让他看,我已经习惯每次从陌生的地方回来让他这么探查。

“嗯,一般人,不,大多数自以为是的神,看见的都是珍珠,没几个看见星星的。”他直起腰来,“手给我。”

麒麟一笑松开牵着我的手,“怎么?”

“惢是凡人,”他接过我的手,仔细查看我的手掌?手背,“有些东西对我们好,对惢是百害无一利。”他看了一会儿,“还不错,惢,有一大批神仙要嫉妒死了。”

“为什么?”我收回自己的双手问。

“你读了无相阁的简牍,往来‘虚无之境’见了‘光之泉’、三株树,你有龙鳞,你还想怎么样?把神仙们都羞死吗?”斗战胜佛突然冒出来,“你们那四条小龙,还得好好练练,我看这战还得打。”

“见过……”我刚开口。

“得、得、得,我知道了,我也看见你了。看来你也知道那个什么之主趁我们打得热闹跑了。”他自顾自的快言快语地说,“哦,看来你们也知道,它会跟着这孩子到处跑了。”

“知道了,你来说过就知道了,”婆婆带着两个侍女走过来,“别站在这儿,里边聊。素惢和我到前面去,青林回来不见你又吵。”

青林果然在敲我的门,“起来,怎么睡起黄昏觉来?”我打开门走出去,他倒退一步,“你这是跑到哪儿去了?弄得一身‘星星尘’不过可比杜霄霄她们费心弄出来的好多了。”

我低头看看真的,我的袍子上有些沙粒大小的星星点点,雪地里反光明显。

“这是银丝绉纱的衣料。”毕方鸟笑他没见过世面,“手工织的银丝放在纬线里一起织就会这样。”

“这样,蛮好看的,一定很贵。”青林笑起来,“毕姐姐可不可以早开饭?我饿了,我就想你的……”

“梅子鱼!”狰和比方鸟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笑起来。

“嘻嘻,图书馆真的又冷又饿。”青林跺着脚,一蹦一跳的跟着毕方鸟往厨房走,“素惢,明天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新上映的,嘉谋、馨玉、泰玺都去。”

“我?”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去过电影院。

他回头看着我:“当然了,看场电影不比去医院难的。你又不怕黑,地宫你都敢一个人去。”

“如果是白天……”我犹豫着。

“当然是白天,上午的,看完我们去西餐厅吃午饭,吃完就回来,你接着睡你的黄昏觉。”他消失在厨房门口。

“惢,你行吗?”狰问我。

“你和我们一起去。”我看着她说。

“咦,你还以为我不敢去?”狰也瞪着我,“好!”

我看了我这辈子地第一场电影,很精彩,眼镜让我不自在,狰也不比我好多少。不过它承认,现在的人比从前的人日子好过多了,人也更加聪明。对电影这个东西它觉得有意思,对那些来自未来和其它星球的武器感兴趣,说可以和神仙们的有一比。就是不明白,那么好的武器干嘛还要贴身打得头破血流。抓个人还那么难,没我的玲珑符好用。幸亏青林没听见,也没看出来坐在他旁边的是一只巨大的猫。抱着爆米花和可乐,悠然自得。

对我来说出了电影的情节要理解之外,我还得拼命控制自己对周围气味、声音、环境地反感。克制住自己想要站起来跑出去的冲动。第一场电影对我来说喜忧参半,我能接受和陌生人同处一个狭小的空间。在苏大夫来说这定是一个大突破,对我是迈出了常人生活的一步,却异常艰难。人们是如何能那么自然而然地,和一大群陌生人见面就聊天、微笑,看上去愉快得很。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

从影院出来,狰有些晕,它对那副眼镜抱怨颇深。我陪着它在过道里站了一会儿,才缓过来。一会儿工夫就和青林他们走散了,我在人群里到处找他们。远远看见他和嘉谋站在电梯前,我拉着狰走过去。却在半路被同班同学拦下来,“哟,怎么?孤独症的人也可以看电影?看得懂吗?”那个一直怀疑我的成绩的梁聪,提高声音看着我问。狰看着他眉毛皱起来,我忙着说:“我可以,再见。”拉着狰离开。

“何必,本来就没有的事,又不是缺钱,何必装?有意思吗?搞的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在我们身后大叫着。

“怎么?考不过女生那么急?”泰玺的声音接着他的响起来。

“你……”梁聪听上去气急败坏。

“泰玺,”馨玉叫住泰玺,“梁聪,你们也来看电影?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再见。”说完拉着泰玺赶上我们。

我们走到电梯间,嘉谋问:“怎么?这小子不服气?”

青林看一眼,“没什么,家里管得紧,又不会说话,就拿‘你看你,连个孤独症的都比不过。’这样的话来刺激他,最后就这样了。不理他就好了。”

“那是一定比不过,”馨玉推着我们走进电梯,“素惢的记性是一流的。单词也好、古文也罢、代数、几何不在话下。”

“真不明白,干嘛非要在功课上盯着素惢。”泰玺关上电梯,瞪着门外的梁聪。

“好了,别理他,我们吃饭去。”青林笑笑转开话题说到吃,他是当仁不让的行家。他一通天花乱坠的介绍之后,端上来好看的盘子和摆设,狰每吃一口就看他一眼。看得青林笑个不停,“好吧,好吧,我承认和毕姐姐的手艺相比,是大不相同的。”说的我们都笑起来。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12日 07:26

09月12日 07:22

09月12日 07:2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