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


2004年,我在我们村子里那个破落的小学里读完了四年级。那片土地上承载了我童年时代太多的渴望。

我大概永远也不能理解我父亲那一类人,他对自己的孩子从来都是那么的吝啬和冷漠。

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喜欢上了乒乓球。

周末一到,村里的孩子会到我家里来打球,但是所有人都没有球拍,球还是攒钱买的。我们家没有球台,但可以在门前的台阶上打。我们找几块砖头在台阶的中间摆成一条线当球网,用砖头当球拍,两只手抱着砖头打过来打过去。有时候还用砖头扣球,经常因为脱手,砖头在水泥地上摔成碎块。砖头终归太沉,没打几下手就很累,于是我们也用小一点的瓦片打。这样打球,球很容易被磕破,破了就用玻璃胶粘起来继续打,直到这个球上没有地方粘胶带的时候才扔掉。

那个时候,虽然条件不好,但是欢笑声常伴我们左右。

到了后来,我的同学中渐渐地都有了自己的球拍,虽然不好,但总比砖头瓦片强。我们也就开始在正规的球台上打球了。

平时学校一放学,大门会上锁,校园里唯一的一个球台就那样孤零零地锁在了里面。但是一堵墙挡不住少年意气,我常常跟着那些高年级的学生翻墙进去玩,一玩就玩到天黑;——作业一般都在深夜里去做。有时散场比较早,我就得跟着散场,因为没有一个人比我走得晚,我即时就没有玩伴了,而且他们带走了自己的球拍,我自己又没有。所以尽管没有打够,还是得怅然离去。

在我的印象中,他们早早地离开都是因为家里人叫他们吃饭呢,他们得按点回去,而我,好像从来没有因为这样的缘故而离开。我也饿,但我似乎可以不吃饭,好像从来没有人叫我吃饭,我也不知道哪个点回家有饭吃。当他们一个个奔跑着回家的时候,我却是一个人,慢悠悠地往回走。我不知道回家后可以干点什么,或者只是在门前的碌碡上孤单地坐一会儿。

那样的经历一两次倒没觉得什么,可是多了之后,我就开始渴望得到一个球拍。我向父亲要,可父亲根本不理会。他不可能花钱为了让我玩的。但父亲手巧,不知道哪里找来一块木板,锯了一个球拍。我有抵触情绪,用那么个木头片子哄我哩,拿出去还不让同学笑话死呀?我不想用那个球拍打球。可是父亲扔下再也不管了,我不得不用那个。

起初打的时候,有同学对我说:“你用那个拍子打旋转球没用,旋不起来!”听到那话,我喉咙里像是噎了一块馍,感觉受到了嘲讽,心里不是滋味。我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沉默着。但我不服气,我还是努力地要打出旋转球,我一遍一遍地琢磨角度和发力,最后终于打了出来,他果然没有接住。我心里很高兴,第一次感受到了胜利的喜悦。

然而好景不长,没打多久,手上就磨出了水泡。当时很爱打,但手上的泡消不下去,一握拍子就疼,疼就掉眼泪,就跑到父亲跟前,带着哭腔喊:“人家娃娃都有拍子哩,啊——就我没有……”我心里很难过。

父亲只是说:“我给你买。”语气中充满了敷衍。

父亲走开了,他没有跟我说多余的话。我自己擦干眼泪,天已有些黑了。我又走到了门前的碌碡上,一个人低着头坐着。

第二天傍晚,父亲从街上回来,手里拿着一副球拍,笑着塞到我手里:“这打去!”

我感到很意外,父亲真的给我买球拍了?!啊——我有球拍啦。

那天夜里,我盼望着天亮,盼望着第二天用我的新拍子跟同学打球。我是多么快乐呀!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很喜欢打乒乓球。上了初中、高中,学校里的球台有好多,打球的人也很多,我认识了很多喜欢打球的人,对乒乓球的理解也不一样了。

当我再次回忆过往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然而,至今我也无法想象得出父亲一个人去商店给我买球拍时的情景,他是怎样向售货员开口的,付钱时的动作是怎样的,买完球拍离开时又是怎样的神态?唉——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亲眼看到父亲的温存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