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观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备战幽都

呼啸的风雪让人站立不稳,狰高兴地在雪地里撒欢,在我们停下之前就跑了出去,无影无踪。黄龙神裹着斗篷跟我一起走,“这地方,真是地之终极,这么暗无天日的。要不是毕方鸟在那边照亮一片天,我们就是走到山前,也不知道有座山在那儿。”

“这里自从烛龙走后,一年黑夜一年白天。”陪我们过来的诸犍说,“小守护说的可是那两座山峰?神驼峰,它们其实是一座山,中间只是凹了下去,数年前才突然出现的。本是一座山,有一天突然山崩地裂的摇晃起来,山峰就倒塌了,等平稳下来,就变成两个山峰了。要到跟前去得从下面走过去,不知为何,从有两座山峰一来,没有一只鸟可以飞过去,也没有谁能做法穿过去,只能步步为营走过去。在下面的荒原里还时不时有些奇奇怪怪的小东西,虽不伤大雅,但是也很难缠。”

“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怎么没听说?”狰在我们面前突然冒出来,和头老虎差不多大小,浑身洁白,犹如冰雪,点缀着黑色的斑纹,和眼前的环境别无二致。

诸犍吓了一跳,本能起手抓住剑柄,看清是它不好意思地放下手来说:“你到处溜达找烛龙,哪有心思问这边的事?倒是蛟得闲过来赶赶怪物,哪怕是闲得无聊过来跑一跑,也让这些东西不敢造次。说起来,还是这神驼峰出现后不久,这些东西陆陆续续就出现了。我想大概是山峰倒了,从前躲在山里地下的东西就跑出来了吧,也是黑乎乎的。不过和玄蛇、玄狐、黑虎经常打斗,彼此要致对方死地才罢休。你们不来我也要过来,听说来了大家伙呢,这几天尤其不消停。”

我不觉一惊,“它们长什么样?”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它们不像是本地的异兽、妖兽、魔怪什么的,虽有实体却在不断变化,却又变得不像什么。倒像是拿不准自己要做什么似的。又好像是没法稳定住自己的形体。但是本事不小,附近没有法术的普通玄兽没法和它们对抗。有线报说它们才出现时只是以冰雪、砂石为食,后来开始以走兽、飞鸟为食,渐渐有了形体。有的还变得巨大,无一例外都是玄色的,再不来管就要占山为王了。”诸犍看看四周,“这就怪了,我已然封了风口,如何还这样大风雪?”

“金若布阵,玲珑绞索!”我大喊起来,我明白了‘无相之主’的话,“还没完呢。”是什么意思,“毕方鸟八卦玲珑劫,狰五方玲珑印,我们这次要抓螃蟹了!”看来我们一直找的答案应该在这儿,最大的裂缝就在这儿。

狰和毕方鸟立刻推开阵法、小龙们各自归位,布阵施法紧守六路八方。黄龙一晃,战袍鲜明,“这就遇上了。”它哈哈大笑,笑声划破风雪的咆哮传得老远。

诸犍大吃一惊忙问:“小守护为何动此大阵?”

“我们要对付的是‘无相之主’本尊了。它能把死了数万年的东西拿来附身施法,本事不小。”狰也是一身龙甲落下来。

“好了,诸犍,让你的人马跟上,别轻易离开阵法,这些东西它们善于附身施法。”毕方鸟在我们头上飞着说,“小心了,知道我们来了,已经在荒原里埋伏着。”

诸犍立刻排兵布阵,跑一圈回来问:“知道怎么对付?”

我想了想:“来的地方暗无天日,没有形体的时候是黑色的能量体,有形体却离不开这里。诸犍,往日里可注意过,它们在白夜时有何不同?”

诸犍想了想:“白夜里几乎不见它们踪迹。”

“果然,怕光,”我看看远处,“还怕蛟。”

狰笑起来,“我这就让它把灯带过来。白天吗?容易。”

“我们离荒原还有多远?”我问诸犍。

“还有半日路程。”诸犍答道。

“我们在此扎营,等蛟带灯过来。有没有能在地里遁行的精灵?叫几个过来。”我问它。

“有,”诸犍叫过几个小巧的兵卒来,看起来精干矮小,结实灵巧,“它们是乌金精灵,遁土石而行,那是自然。”

我将避灵符放在它们身上,“这样对方看不到你们,也没法附身,你们下去看看地下是怎么回事,快去快回。”

“领命。”几个小精灵说完忽地往地上一钻就不见了。

毕方鸟在营地里升起一堆大火,营地四周搭起高台,挂起明灯照亮方圆百十里地。诸犍让士兵搭建帐篷、筑起冰堡雪墙,龙神在上面施了光明咒,一时间整个营地光芒四射。

狰走了一圈回来,狐王跟着进来,见我就说:“第一次见在夜里打仗却把自己的营地弄得灯火通明的。”

“两位狐王辛苦了,前面如何?”我问。

“如小守护所推测,这里就是‘无相之主’老巢了,不具形体时它们什么也不怕,但是一聚形体,它们就怕光。似乎知道这里有玲珑观了,也在掘地三尺的找。这双峰就是它们为找玲珑观弄塌了。找不着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反正会有人来找,干脆守株待兔。”合禺说,“这边的各色生灵苦不堪言。”

“这边不似人间,这些玄兽都有王,可和它们谈过?”我问它。

“大多数都屈服了,有些几乎都被附身,我们到这里就算不点灯然篝火,它们也知道了。”涂枢答道。

“地下情况如何?”我又问。

“附近几座山峰都被挖空了,因为要躲白夜的日子。我下去看过,几乎是一座城了,只是没有灯火。它们在暗处不用有光也能行动自如。”合禺说。

我想了想,“诸犍,你带信给冬神,就说我要借它的鲸油用,请它往昆仑虚一趟,也借秋神的灯油。”

诸犍笑起来:“好办法,这两种油烧起来的光,和东君的光不相上下。”说着去了。

大帐中只剩下黄龙神、狐王、狰、毕方鸟和我。“看起来是硬仗,素惢觉得如何?”黄龙神严肃地问。

“我们且静观其变,现在天上地下都有玲珑禁咒,它们过不来。我们看好后面别让人断了后路,等鲸油和桐油到了,找个口子灌下去,能好好谈,那是最好,不谈也就无所谓手段了。”我看看身边的人,“玲珑观必须召回。”

“就怕你下不了决心,这样我去看着后面,它那点儿本事我知道些。”黄龙说着一晃消失不见。

“狐王,你们去见过强良吗?我们过来见了冬神,却没听他提起强良,现在想起来有些奇怪。”我看着诸犍留下的地图问。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我们四处走访,也没有强良的消息,我们化作玄兽,走遍了幽都之山,提起它来玄兽们都闭口不谈。”合禺答道,“只是听说他身为正神,新来的‘暗夜灵’没法附身,但是他也奈何不了它们。”

我看看大帐外越来越大的风雪,“这里一年黑夜,一年白昼,这才是黑夜之年的开始。看来强良被困住了,消息被‘无相之主’切断,冬神也没办法,不然也不会给我们人马。”

我回头对狰说:“你和斗战胜佛可有联系?叫他过来还我人情。”

狰点点头,“我这就送消息去。”

“各位可有办法互通消息?如今不是唤回玲珑观的时候,我不能随意用龙镯。”我问大帐中的几个人。

一下子大家面面相觑,各自想办法,书信恐怕是这时候最不把稳的办法。暗夜中对方要截下信使那是易如反掌。

“小守护,蛟求见。”兰若走进来报。

“请进。”我忙着说,有谁对这些‘暗夜灵’有对战经验只有它了,还有烛龙灯。

蛟背着个大大的锦囊走进来,“你们也是,过家门都不进来看看,还真把自己当成神了,行吗?”

它走进来把包袱放在大案上,看看地图撇撇嘴,伸出指甲在地图上勾勾画画,画了一阵才算满意抬起头来,“这才是用得上的地图。”我们围过去一看,我们的脚下和荒原周围的山是一座攻防兼备的城!几乎每一个山口,每一条山谷都有堡垒,可攻可守,我们已经被人困在荒原的盆地里!看来我们才一踏进荒原就已经是别人的囊中之物。

“狰,烛龙灯可否长久?”我问。

蛟从包袱里那出两只灯笼。

“就是这个,问题是如何点亮它,如果能点亮,可以长久照亮暗夜的各个角落。”狰看着两只灯笼说。

“从前烛龙是如何点亮它的?”我问。

狰吸口气说:“它看看它们就亮了。然后变得很大,自己会飞升起来,任狂风暴雪不会熄灭,也不会摇晃。所以说龙神睁眼白昼闭眼黑夜。现在想想它也很寂寞吧,就是盯着这两盏灯过日子。”

我走到案前看着两个圆圆的灯笼,里面有油壶和灯台也有灯芯,透明的油壶看上去还是满的。“你们试过点燃它吗?”我问,“油一直是满的?”

“试过千百种办法,点不亮,油是来之前加满的。”蛟看着地上的灯笼说,“要是能亮,我早灭了这些龌龊东西!”

“好好利用它带来的消息。”麒麟的话出现在我心里。我取下龙鳞坠子,用带着龙镯的手握住它,它发出温暖的光来,我把它凑近灯笼里的灯芯,水晶盏里的灯芯立了起来,当龙鳞碰到它的时候,它燃了起来发出好看的光彩,就像彩虹般变换着赤橙黄绿青蓝紫。

狰立刻提起灯笼往外跑,“它自己会升起来变大。蛟把另一个拿出来。”我跟着他们来到大帐外,将另一个灯笼也用同样的办法点亮,两只灯笼一前一后慢慢升起飞向天空。它们匀速地旋转起来,把七种颜色的光芒洒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四面楚歌,光芒射到之处,乌泱泱一片妖魔鬼怪。被光芒扫到的突然倒地不起,一缕黑烟脱出来往地里钻。只是因为玲珑禁咒,无法入地,被灯光驱散消失。

“真是好东西。”狐王高兴地叫起来。

“两位狐王,还请两位狐王带小龙一起守好龙灯,千万别让‘无相之主’想办法灭了。”我转身对它们说,示意它们跟我回到大帐内。

“小守护如何这般说?”才一进大帐涂枢就问。

“狰,你留在这里和诸犍看紧地下的动静。油来了就把它们和狡带来的灯油混在一起,想办法把它们化为无形,灌进地洞里,越多越好。”说着我取下龙鳞递给它,“你也能点亮的。”我剪下自己头上已经变得和雪一样白的一缕头发,递给它,“这是‘光之泉’给我的,和龙镯一样,会有用。”

“不行,没了龙鳞你没办法在这里活多久。”狰叫起来。

“有凤印和上清境的花印,我能撑到回来,再说还有龙镯,已经感应到玲珑观,虽还不足以对抗‘无相之主’但是对付一群妖魔还不是问题。”我看着它说,“我没事的。”

“你要去哪儿?生离死别似的,”毕方鸟突然开口,“我和你去。”

“不行,它知道我们形影不离,发现你们不在,就会知道我们的行踪反而不好。”我看着它们说,“一旦点燃地道,你们就得拼死保护龙灯,等我回来,召回玲珑观。”

“你要去哪儿?”斗战胜佛忽然冒出来,“不如我和你去。”

“你怎么进来的?”毕方鸟问。

“佛祖给了我这个。”他伸开手掌,只见掌心中画着一个金刚杵,上边挂着龙印,“我来时去昆仑虚,瞧瞧老龙,让它看着瑶池别添乱,就给画了这个。”

“你的梼杌呢?”我问他。

“替我在佛祖前听讲呢。说我们去哪儿?”他笑嘻嘻地问。

我一笑对蛟说:“”蛟你和我去趟你最后见到强良的地方。”

“怎么去找它?”蛟奇怪地问。

“你最后一次见到它出了什么事?”我问。

“我们把这些来历不明的妖怪赶出北极柜山,还和冥蛇打了一场。”蛟说,“那还是年前的事了。”

“后来有没有消息?”我又问。

“没有,这也是常事,虽然我常和它做些小生意,不过也不用常联系。”蛟说,“怎么了?”

“九凤不在,‘无相之主’定是将它困住了,却又不杀它。一来正神死了会惊动天庭,二来一定是留着做后路。如果它破了不能附身正神的禁咒,首选一定是强良。毕竟强良守的是极尽之地,物极必反,能量了得。我们去一趟,把它救出来。借它的力从那边攻回来。”我看着蛟画出来的地图说,“它一定对这些地道了如指掌。”

“真是,我们也没有它的消息个把月了。”诸犍看着地图说,“我看会把它困在这儿!”他指着一座山峰说,“如果这些东西怕光,那么它们就攻不破火海城。”

“火海城?”我看着地图问。

“对,这里是北极之地,虽然四周冰天雪地,但是在这里是一片火海,地底的熔岩从这里涌出地面,火光冲天。火海城就建在熔岩海上面,强良的人马就从这里取火种对付冥蛇这类凶兽。”诸犍解释着。

我问蛟:“你去过吗?”

蛟点点头:“可不只火种,各色宝石……算了,我们去把它拉出来。”

“好,斗战胜佛烦你和我们走一趟如何?”我问旁边的斗战胜佛。

“走、走、走,我们救出那家伙,你们就放火。”斗战胜佛迫不及待地说着要走,“小守护如何走?”

我唤出上清境花瓣,它在我们面前变大,就像一只小船般落在地上。“这个甚好,上次就很好。”斗战胜佛高兴起来,“走!”

“你们看好龙灯,依计行事。”我告别大帐里的人,踏进花瓣,转头对站在里边的蛟说:“你只要想着去哪里就好。”我脱下凤羽轻裘,将女神给我的玄金甲,头盔带上,将我的头发藏好,它们会变成白色,是因为带着‘光之泉’的能量,黑暗中容易被人察觉。

蛟点点头闭上眼,花瓣飘起来冲破狂风暴雪,消失在视觉中。而花瓣的周围一道道光芒,如彩虹般在我们身边划过。这是龙灯的光芒,不一会儿龙灯消失在我们身后,花瓣进入一片死寂的昏暗。不时有些黑色的闪光在我们身旁划过,看来‘无相之主’已经下了决战的决心。看着我们身边赶往荒原的黑色闪光,它也在调兵遣将。希望狰他们顶得住,我的计划能成功。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