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河边的爱情(微电影剧本)

界河绝恋(微电影剧本)

 

杨清舜

 

外景:十年前的一天早晨,中缅边境芒市芒海,美丽的界河将芒海和缅甸勐古分开,虽然隔着界河的是两个国家,但两个鸡犬相闻。天刚放亮,几名约十岁左右小学生从界河那边慢慢走来。当来到中国境内时,其中一名叫喊洼的女生,对着执勤的边防武警敬了个礼说:“叔叔好!”边防武警也给她敬了个军礼说:“小朋友好,注意安全。”

外景:芒海小学内。下课铃声响起,学校内的学生争先恐后地从教室里往操场上跑,虎头虎脑的景颇族学生岳明抱着蓝球从二楼上的教室里出来,到操场上开始投蓝,三三两两的男生逐渐加入进来,很快有很多人和他们打起球来。在众多的学生中,岳明抢球最厉害,且投球最准,让在球场边的喊看得入了迷。

外景:下午放路上,喊洼快步走到一位有些瘦弱的女生前说:“木果,等等,我把昨天向你借的《西游记》绘图本还给你。”

木果:“好呀,拿来吧!”

喊洼边说好,边把手往书包里伸,接着便把书包口拉大,弯下头仔细地找起来,说:“怎么会不在了呢?”

木果皱了下眉说:“你可千万别说丢失了嘎,那是我爸爸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找不着的话我就惨定了。”

“对不起,也许是我不小心放在家里了,我回去找找明天再还你!”

木果焦急地说:“你可一定要好好找哟!”

近景:第二天,芒海小学校园一角的小树森中。喊洼怯怯地找到木果,拿出一本被撕得稀巴烂的书对木果说:“木果,对不起,昨天这本书我放在家里,不料被我邻居家的狗掉叼去又撕又咬,把书弄成了这个样子,我赔你钱吧,你帮另买一本。”

木果一听,眼泪就出来了:“这可是我爸借来的呀,我怎么向他交代呀!”

“那我托人买一本新的还你?”喊洼手足无措地说。

“那要等多少天都不知道,我爸爸知道了要骂我的!”

木果哭着,伤心地蹲了下去。

近景:木果的哭声惊动了周围的学生,一大伙人围了上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正在这时,一名男生走来揪着喊洼说,是你打我妹妹吗,我打死你。说着,就打了喊洼的脸一巴掌,喊洼捂着脸,泪水夺眶而出。那名男生刚要再打的时候,他的手被一个人握住了。他抬头一看,正是虎头虎脑的岳明。岳明对着男生说到:“排三,为什么打人”。

排三指着喊洼说:“是她欺负我姐姐!”

喊洼听以抬起泪眼说:“我没有欺负,但是我向她借的书被狗咬烂了,我赔她钱她也不同意,就这样不停的哭!”

木果听了也说:“我也是怕我爸怪我,其实是我悄悄地把他借来的书带出来借你的,我爸最喜欢书,丢失了他一定会打我的!”

“是什么书呀,我让我表哥从芒市带,两天就可买来了!”

“是《西游记》绘图本!”

“哎哟,我当是什么书,表哥刚给我带了这本书呢,先把书带去赔你爸吧!”岳明说,“大刘,请你去教室里把我的书包拿来!”

大刘去拿书的过程中,岳明对排三说:“你看,两个女生之间的一点事,你就这样打人家,真不应该!”

排三听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岳明笑了笑说:“这就对了,你还是我的好朋友!”接着,他又说,我们芒海小学是边境上的小学,你们缅甸的学生到中国来上学,中国给了一样的政策。但是,我爸说,中缅两国是胞波,是兄弟,我们彼此之间要相互关心和帮助。你看你们,还是缅甸一起到中国上学的学生呢,竟然打起来了,希望以后不要这样了!

他的话刚讲完,背后突然响起了掌声,他们一看,是校长王青在鼓掌呢。王青校长说,你们刚才的举动我都看到了,岳明同学说得对,在我们这所有两国学生一起不学的边境小学了,大家一定要真诚相处,相互关心,一起进步,让胞波之情永远延续下去。

听了老师的话,排三主动向喊洼说“是我鲁莽,不应该打人的,对不起!”

喊洼擦了眼泪说:“没关系!”这时,木果也拉起喊洼的手说,对不起,我应当向弟弟解释,不让他打你。今后,我要要改改爱哭的毛病。

慢动作:校长笑了,同学们笑了,大学一起欢天喜地的向操场中走去。

远景转近景:第二天早晨课间休息,喊洼把岳明喊到校园一角说“岳明哥,我跟你说个事。”

岳明说:“有什么事,你说吧!”

喊洼鼓足勇气说:“我家在勐古的农村,家里很穷,你那本书的钱,我慢慢攒了还你!”

“不用还了,这不是多大的事。我父母有工作,每个月都给我零用钱,这本书才二十多块钱,你不用还我了!”

“这不行,我慢慢还你!”喊洼坚定的说。

从此,喊洼在校园里,就经常关注着岳明。

慢动作:喊洼的眼光中,岳明在跑道上奔跑,在球场上投蓝,在同学中开心的笑。

缅甸一间乘隙的房子里,慢动作近景:喊洼把一张张红红绿绿的钱,放进一个攒钱罐里,每放进去一张,她都开心地笑着。

季节变幻,冬去春来。

傍晚,喊洼把开攒钱罐,把钱一一拿出来数了数,然后高兴地把钱装进书包里,她开心地想:“终于可以把钱还给岳明哥了,太高兴了。”

中景转内景:第二天下课间休息,喊洼带着钱教室里找岳明,却没有看到岳明的身影。他便问班上的一位女同学:“请问岳明同学在不在?”

内景:女同学说:“哎呀,你不知道呀,岳明昨天刚转淡走啦!”

喊洼听万分失望,但她仍急切地说:“你们知道他转去哪里了吗?”

那位同学说,“我也不知道,据说是他的爸爸调去外县了,也不知他去了哪个学校。”

“是这样呀!”喊洼听了,非常难过地慢慢离开,想着岳明那生龙活虎的样子,她捧着钱袋走到校园的小树林里,无声地抽泣起来。

慢景:从此,她便经常走到岳明的教前望一望,然后,再到小树林里。她的脑海里,不时地闪动着岳明的影子。

2012年。

德宏州委党校公务员面试考场。

内景:主考官向一青年宣布:“你的面试得分是85.78!”

外景:青年人谢过考官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教室,来到成绩公布栏前,不安的等候。

过了一会儿,一位考务人员来到公布栏前,贴上了一个岗位的成绩单。岳龙凑上去一看,芒海镇文化站工作人员岗位的第一名是:岳明。青年人高兴地跳起来。接着,他兴奋地拔通了一个电话说:“妈妈,我考上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嘛?我家儿子太棒了,今天下午爸爸妈妈为你庆祝!”

外景:缅甸勐古。

一位美丽的傣家卜少与一伙年轻甘蔗地里砍甘蔗,大捆大捆的甘蔗被抬上一辆卡车。收工时候,傣家卜少来到路边,刚好看到一景颇姑娘骑着摩托车经过。颇姑娘看到傣家卜少后,高兴地说:“喊洼,你的甘蔗又丰收了,这两年你每年都承包几十亩土地种甘蔗,怕是发大财了吧?”

傣家卜少听了,呵呵地笑着说:“总体还不错,但我们是赚辛苦钱,没有木果你做生意来钱快呀!”

“哪里呀,我做生意还不是时亏时盈,没有你做的大呀!”木果感慨的说。

“我的也多亏这几年中国糖厂的带动,而且我经常去芒海镇馆那里借到了好多科技书,学到了好多知识。不过,最近因砍甘蔗,好久没去了。”喊洼听了说。

木果:“的确,芒海那边的文化对我们产生了很多影响,听说最近他们还搞了文化共享工程,可以直接从电脑上查阅各种资料了。”

喊洼:“真的呀?我现在正想种些西瓜,到时去那里查些科技知识呢!”

木果:“好呀,那以后经常联系,有空来找我玩!”

喊洼:“好呀,也欢迎你来我家玩呀!”

“一定会来的。”木果说着,跨上摩托。喊洼望着摩托车渐渐远去。

外景:早晨,界河边。喊洼骑着一辆动车从缅甸一侧驶上了新修在界河的桥上。太阳刚刚探出头来,阳光温暖地打在喊洼的身上。驶到桥头的时候,边防武警检查证件,喊洼笑着递过后,一名武警看了看,做出了放行的姿势。喊洼骑上电动车,向芒海驶去。

外景转内景:喊洼的电动车在芒海镇文化馆停下后,他走进馆中,敲响了一间办公室的门。一名中年妇女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说:“哇——,你好久没来查材料了,经常见你来,却还没好好认识过,我叫邵玉莲。请问我能帮助你什么忙?”

喊洼反拂了一下头发说:“呵呵,邵阿姨,我叫喊洼,以前经常来你们文化馆找科技知识学习,我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特别是科技知识,使我在近年发展种植业时起了很大作用,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文化共——享——”

邵玉莲笑道:“是文化共享工程吧?这是我们刚开通的业务!”

“哦,对对对!”喊洼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也是刚听说,我正想从那里查一些资料呢!”

“没问题!这科技就是神奇,一台电脑,就可联通世界了!”邵玉莲笑着说,“我们新来了个大学毕业生负责这块工作,他可帮助你好多忙呢!”

邵玉莲带着喊洼来到文化共享办公室,一个瘦高个青年的北影正在一台电脑前工作着。

“小岳,这位缅甸来的姑娘要查资料,你帮她一下!”

“好嘞!”青年人答应着转过身来,他正是刚到芒海上班不久的岳明,见面前来了个美丽的傣族卜少,但不好意思地搬了个椅子摆在电脑前对喊洼说:“来,快请坐!”

喊洼看到男青年的一那一刹那,蓦然感觉到在哪里见过一般似的。她正在发呆,邵玉莲笑着说:“小岳,你帮他一下”,接着又转过头对喊洼说,“你先查,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谢谢邵阿姨,再见!”喊洼说着,与邵玉莲握了握手,邵玉莲走了出去。

“请问你要查什么?”岳明转过身来说。

“查一些西瓜种植技术方面的资料!”喊洼慌忙说到。

“这样,我教你查,下次你就会查了!”岳明让喊洼坐在他原来坐的椅子上,自己站在身后指导喊洼查起资料来。

查资料的过程中,喊洼想着刚才看到男青年的模样,不停地在想在哪里见过身后这个人。以至以在查资料的时候她总是发呆,对岳明的指导反映极为机械,但岳明一直耐心地指导着。

“他姓岳,是岳明!”突然,上小学时岳明的形象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她的心也怦怦怦地跳了起来。

“来,我给你打印一份带回去!”查完资料后,岳明对喊洼说。接着他麻利地为喊洼编排页码并打印。

“请问你姓岳,是不是叫岳明?”当岳明将资料递给她的时候,喊洼终于鼓足勇气问了这话!

“对呀,你是?”岳明听了吃惊地抬起头仔细看着喊洼说。

“我是喊洼呀,你还记不记得,你还帮助我陪了别人一本《西游记》绘图本呢!”

“哦——,想起来了,这么多年你不提我都忘记了!是有这回事!”接着他说,“想不到,今天竟然在这里相遇?你还好吗?”

“还好。在芒海上完小学后,我在缅甸的华人学校上了中学,后来就回家了。正赶上你们中国和缅甸共同鼓励我们种甘蔗,我也便承包了几十亩地,边来芒海文化馆供科技书看边发展!”

“哦,不错呀,有出息!”岳明说,“我也是离开芒海后到城里上了大学,刚刚在公务员考试中被录取了!”

“太好了,岳明哥,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喊洼猛地拉住岳明的手说,“我原来一直在凑那本书的钱还你,可我凑够钱去找你时,才知道你头一天转学了,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不安呀!”说着,她又觉得自己过于唐突,连忙缩回了手!

“呵呵呵,这多大点事,还挂在心上!”岳明笑着说

“也许,对于我现面来说是一件小事,但在我的人生中却是一件大事,那时的我生活极为不易,但你那样帮助我,而且说出了让朋友们都口服心服的话,真是难得呀!”接着,她又说,“领到能遇到你,我太开心了!走,今天中午我请你和邵阿姨听饭!”

“不行,要请也是我请,我的地盘我做主,等到了缅甸我再请!”

内景:慢动作,喊洼和岳明、邵玉莲一起吃饭,大家一起聊得非常开心。

动画:岳明和喊洼在一起查资料,两人在一起聊天;两人一起把喊洼的钱罐打开,岳明又将钱塞进去用锁锁上;两人一起在界河边看夕阳,两人在路上牵手。美丽凤尾竹下,喊洼偎依在岳明的怀里说“这辈子,能够遇上你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岳明用手拨着她的嘴唇说:“真是个小傻瓜!”

外景:缅甸勐古,喊洼带着岳明到她的西瓜地里,看到大个大个的西瓜,喊洼高兴地摘了一个抱着说:“一会咱们吃西瓜去。”走到地边的一个小棚子前,喊洼向一对50多岁的夫妇对岳明介绍说:“这是我爸爸妈妈!”接着又指着岳明说“这是芒海镇的岳明!”

喊洼爸爸一边与岳明握手一边说:“早就听喊洼说过你了,你不仅人品好,而且知识渊博,我家喊洼得到你的指导后,种的甘蔗又粗又大,种的西瓜比别人种的重大更甘,不容易呀!”

聊了一会后,喊洼对父母说:“爸爸,你和妈妈先多休息一会儿,我带他到处转转!”

两人笑着向另一片地走去!

两人走后,喊洼的妈妈说:“这小伙子非常不错,喊洼与他一一起,错不了!”

“不过,还看人家父母同不同意呢?这几年,我们的生活好起来了,但人家中国发展更快,岳明有工作,但我们的女儿没有呀,反差有点大!”

“你也别小看了我们的女儿,这如花似玉的,又有发展的头脑,不是这样的优秀青年我们还真不嫁呢!”

外景转内景:喊洼急匆匆地骑电动车到芒海文化馆,停了车

直奔岳明的房间。岳明正在窗前的桌子上看书,看到喊洼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但倒了杯水关切地说:“怎么啦!”

“来请你想个办法!”喊洼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岳明关切地说。

“我们家的西瓜,刚上市那向天价格还不错,可现在到了丰产的季节,外地来拉西瓜的客商少了,今年新种的几十亩西瓜,眼看就要烂在地里了!”

“那么多西瓜,销不出去的话,一定要贴好多钱的呀!”岳明说。

“是呀,所以我才这么急!”喊洼说。

“有办法了,这样,咱俩去西瓜地里拍几张照片去!”岳明说。

“要照片干嘛呀?”喊洼不解地说。

“天机不可泄露!”岳明笑着说。两人说着关了门,一起向外走去。

几天以后,岳明和喊洼一家在一起吃饭。在喝了一杯酒后,喊洼爸爸不解地问岳明:“几十西瓜,仅几天就全部卖光了,你到底用的什么法子呀!”

“也没什么,我只是把你们的西瓜照片发到了网上和微信上,告诉大家缅甸勐古有大量的优品西瓜上市,没想到外地商人看到信息后,短短几天就把西瓜抢光了!”岳明说。

“唉,科技的力量就是大呀,虽然仅一河之隔,你们中国的科技比我们的先进多了!”喊洼爸爸说。

“哪里哪里,咱们虽然隔着一条河,有着国与国之间的界碑,但实际上我们就是一家人,中国发展了,政府也在想办法带动这里的发展!”岳明说,“过几天,我也正想带喊洼到芒市转一转,看看边境城市的发展呢。”

“好,这孩子没出过远门,你就带他好好转转吧!”喊洼爸爸说着举起杯子,与岳明干了一杯。

外景:“这就是芒市勐焕大金塔,是亚洲最大的空心佛塔!”在勐焕大金塔前,岳明给喊洼介绍说。两个人边聊边逛。

内景:两人脱了鞋进入金塔后,喊洼对着里边的佛一一磕头,并许愿说:“愿菩萨保佑岳明一生平安!”

动画:岳明带着喊洼到体育馆、芒市会堂、芒市图书馆、芒市大河边游玩。

内景:夜晚,岳明家中,岳明的爸爸岳元钢和妈妈金木花、岳龙与一起吃饭,金木花不停地给喊洼夹菜,喊洼夸金木花的菜做得好。饭后,喊洼忙着收拾碗筷和洗碗。

一切收拾好后,喊洼上楼,岳明的妈妈金木花让岳明坐下后,对岳明说:“这个女孩是不错,但是,我觉得你俩不现实!”

“妈妈,喊洼非常优秀,而且我们相处非常愉快!”岳明说。

“但你俩一个是公务员,一个是务农的,更何况她在缅甸,以后你两在一起无法和谐的!”金木花说。

“我不在乎这个!”岳明说,“我相信只有我们心中有爱,在一起就就会幸福。”

这一切,恰好被下楼的喊洼听到了。

外景:芒海,岳明的房间。喊洼问对岳明说:“我知道,你妈妈反对我们在一起!”

岳明说:“你都听见了!”

喊洼点点头。

岳明说:“不过,你不要在意,我妈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她对人挺好的,你放心,我会慢慢说服她的。”

喊洼点点头说:“我也会努力的!”

外景:狂风暴雨,山间到处是水。岳明和镇上的工作人员在界河边查看水位。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岳明接通电话,电话里说:“我是德宏州人民医院的医生,你妈妈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手术,现在她不方便说话,我们正在做手术准备,听说你爸爸在国外考察一时回不来,希望你回家照顾母亲!”

“可是,现在我们芒海正在下大雨,部分村子受灾,正在四处抢险,走不开呀!”岳明接了电话会说。

“我们只能通知你,怎样做只有请你想办法。说完,医院的医生挂了电话。

实在没办法。岳明给喊洼打通电话,说“我妈妈要做手术,我爸爸没在家,我要与镇上的同志查看大雨带来的险情,想请你帮助照看我妈妈几天。”

喊洼听了说:“好的,你安心工作吧,我这就动身!”

外景:德宏州医院门口,喊洼在雨中提着两盒营养品,带着一束鲜花走进医院,向住院部走去。

到了一间写着35-36的房间门口,喊洼轻轻地推开门,看到金木花正躺在病床上,一名护士正在给她输液。喊洼问护士:“请问医生,现在病人情况怎么样!”

“你是病人家属呀,怎么现在才来呀!”

喊洼刚要解释,护士说:“刚做完手术一会,手术很成功,病人现在没醒,你要好好照顾!”

喊洼点点头说:“我会的!谢谢你!”

内景:芒海镇政府会议室。岳明和镇上的干部一起坐在会议室里。镇党委书记黄有强对大家说:“连日来,连续几天的暴雨使芒海镇到处山洪暴发,十几个村子有发生泥石流的危险。从今天起,全镇的干部职工取消周末,深入农村排查险情,一有情况,要立即转移群众,做好灾情上报……”

内景:德宏州人民医院病房。病床上的金木花睁开眼睛,喊洼立即高兴地说:“阿姨,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公服?”

金木花吃力地说:“没事的,你怎么来了?”

“芒海暴雨成灾,岳明和乡里的干部要去查看险情,所以让我来照顾你。”喊洼说。

“那难为你了!”金木花说。

“没事的,你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喊洼说。

“傻孩子,做完手术还不能马上吃东西的,要等放了个屁才能吃的!”金木花说着,不禁笑了起来。

“呵呵,我倒不懂!”喊洼听了,也不禁笑了,她说:“那等你能吃的时候,请立即告诉我!”

“会的,等我想吃了一定告诉你!”金木花说。

外景:芒海的乡村小道上,岳明与一位同事穿着雨衣,艰难在泥泞中跋涉。雨越下越大。

内景:州人民医院病房,喊洼捧着一碗瘦肉稀饭,边吹边喂金木花。金木花吃完饭后,喊洼洗了碗,又用毛巾帮她擦身子。

慢镜头:喊洼帮金木花梳头,扶金木花下床,给金木花提来好吃的,金木花与喊洼开心的笑。

内景:喊洼扶着金木花在医院过道中散步,金木花感慨的说:“唉,儿子天天都在忙,真不容易。这次如果没有你来照顾,我不知道怎样渡过这几天呢。”

喊洼说:“没关系的,阿姨,岳明在忙着,有什么事你都你给我好了。”

金木花:“也没什么事,实际上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最初见到你的时候,我劝岳明,说你俩不合适。不过,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认为你非常合适做我们家的儿媳妇!”

“这么说,你同意了?”喊洼高兴地说。

“同 ——意——!”金木花拖长了声音说。

“那我先给岳明哥打电话!”喊洼高兴地说。

可是,她到病房门口打通电话后,却听到岳明在电话里说:“现在我正忙着,稍后再打!”她刚想说话,对方已经挂机,她再拨打时,对方却一直没有接。反复几次,她非常生气:“再怎么忙,也不能听我说一句吗,真扫兴!”

傍晚。岳明的爸爸岳元钢来到了病房门口。看到喊洼正在照顾金木花吃饭,便走了进去。

“你终于来了,这几天可苦了喊洼了!”看到丈夫进来,金木花感慨地说。岳元钢听了连忙说:“谢谢”

喊洼说:“岳明不在身边,我做这点小事都是应该的!”

“这样吧,你也累了好几天了,今晚你到我们家里好好休息一晚上!”金木花说。

喊洼说:“不行,叔叔刚到,太辛苦了,还是我来照顾!”

“不用,我在飞机上睡得太长了,正想清醒呢,今晚就由我来照顾得了,你好好休息!”

金木花也说:“听你叔的,你就去吧,正好我有事情跟你叔商量一下!”

“那好吧,我就回去住,明天要不要带什么东西来?”喊洼说。

“不用带,这里什么都有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金木花说。

内景:岳明家中。喊洼洗完澡走出来,用电炊吹风机吹干头发。她靠在床上再打电话,岳明仍然不接。

过了一会,她的电话响起,喊洼一看是岳明的,便生气地说,”“你不接我的电话,看我也不接你试试!”电话响了几声后,她决定去接,可电话的响声却停了。

她再打岳明电话,电话先是没人接,后来就听到了“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用其他方式联系……”的声音。

喊洼感到非常难过,又有点后悔,有点担心:“岳明到底怎么了?”

半过小时后,一阵紧急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喊洼惊恐地开了灯,问:“是谁!”外面传来岳元钢的声音,“说,喊哇快起来,岳明出事了!”

喊洼急忙起床开门,看到流着泪的岳元钢和几个青年正等着她。她忙问:“岳明哥怎么了?”

“半个小时前,他在转移群众的途中,被泥石流卷走了!”

“啊,岳明哥——”说着,她瘫了下去!

外景:一座写着“岳明烈士之墓的”新坟前。喊洼一边烧纸钱一边在流泪。她说:“对不起,岳明哥,我那天不应该生你的气不接你的电话。镇上的同事告诉我,泥石流卷住你的时候,你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给我打了个电话。我知道,那个电话就是打给我的,可我却因为生气,没有接你的最后一个电话,我真的很后悔!”

这时候,木果从远处渐渐走近。来到喊洼跟前后,她扶起喊洼后说:“都快十多天了,你还在这里哭,你应该振作起来,想想以后应该怎么办?”喊洼抱住木果,哭着说:“没有岳明,我真的不想活下去呀!”

木果说:“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作为一个人,就应当象岳明一样,活得顶天立地,死得重于泰山!”

慢动作:喊洼的眼前,幻化出岳明与她相处的一个个影子,一个个场景!

清晨,喊洼骑着摩托车来到界河边,边防武警看过她的证件后,做了个放行的手势。喊洼启动摩托车,向芒海镇文化馆驶去。到了文化馆,她停好摩托,走向文化共享工程办公室开门进去,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同期声:三个月后,根据喊洼的意愿,芒海文化馆接收喊洼为文化共享工程办公室的志愿者,专门为缅甸到办公室查阅材料的缅甸人员服务,岳明的工作,暂时由喊洼接替。)

内景:喊洼用缅甸语与一群查阅资料的人交流。

一缅甸女孩用缅语说:“姐姐,你的技术真好,很快就帮我们查了这么多资料!”

喊洼说:“我也是来这个文化馆才学习的,以前有一个中国的大哥哥教了我很多,前不久他因为转移群众牺牲了,所以我决定来这里当志愿者!”

“他真伟大!”缅甸女孩说,“她是你男朋友吗?”喊洼点点头。

“你也很伟大,姐姐!”缅甸女孩说,“你来当志愿者,为我们做了很多事!”

“中缅两国是胞波,就像是亲见弟一样,中国的文化共享工程帮助了很多缅甸人,我们也应当多做一些努力!相信岳明的在天之灵,也会促进我们中缅两国的情谊的!”

“姐姐,今后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也想参与到志愿者当中来!”缅甸女孩说。接着,身边的男女青年也都一齐说:“我也想参与!”

“好的,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们的!”

外景:岳明坟前,喊洼摆了一些水果和一瓶酒,烧了一些钱纸,并说“岳明哥,我来看你了。这些天,我一直在你过去的工作岗位上当志愿者,延续你的工作,今后我一定会把工作做得更好的,望你在天堂里安息,我会常来看你的。”

喊洼从坟前起身,向青草连天的远处走去,阳光把喊洼的的头发照得一片金黄,她的身影渐行渐远。

(全剧终)

姓名:杨清舜

地址:云南省德宏州芒市团结大街133号德宏团结报社(678400)

  手机:18908827172

  电邮:yqs_1975@sina.com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