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侨机工抗战电影故事《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纪念南侨机工回国参加抗战八十周年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四周年!


中文片名: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

影片类型:战争/谍战/爱情/喜剧


电影《烽火之恋》(原名《我爱你》)是一部战争/ 谍战/爱情/喜剧影片。影片融合了真实的历史背景,具有深邃的“爱国主义”思想内涵,波浪壮阔的二战历史背景和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以及丰富的国际性元素,既宣传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又通过动人的故事实现电影制作的经济效益。


这是一部既有社会意义又有商业价值、既有艺术品位还有喜剧元素的战争谍战爱情故事。


爱情,这个本来只关乎个人内心的情感,却在反法西斯战争的战火硝烟中,成为战火摧毁不掉的生命之花,成为与祖国同命运的激情表达。

这是一种生死与共的伟大的爱情!


Love, which originally only concerns the inner feelings of individuals, has become an indestructible flower of life in the smoke of the war against fascism and an expression of passion for the fate of the motherland.

This is a great love of life and death!


一、故事背景


The story background


抗战打响,日军封锁我国运输路线,危急时刻滇缅公路撑起了抗战的后勤补给,这条神奇的公路自建成时就书写了一幕幕传奇。由于急缺司机和技工,来自南洋的三千余名华侨毅然归国,3000多名南洋华侨毅然抛弃海外安逸舒适的生活,不顾前途艰险,奔赴祖国烽火弥漫的抗日战场,在华侨史上谱写出一曲曲气壮山河的篇章。


李月美

李月美,又名李月眉,1918年生于马来亚宾城一个华侨家庭,李月美自幼在当地华侨学校读书,接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学习成绩优异。1938年底,广州沦陷,香港通道被阻,积存在港的大批军火,除部分改由安南运入广西外,大部分移往仰光,准备由刚建成的滇缅公路运入云南。但当时国内驾驶人员奇缺,因此,云南运输处致电向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求援。陈先生急祖国之所急,立即以南侨总会的名义发出通告,号召华侨青年回国服务。南洋广大华侨青年闻风而动,踊跃报名参加,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


李月美被这股爱国热潮所鼓舞,也兴致勃勃地前往筹赈会报名,却被拒绝,原来不招收女机工。李月美于是女扮男装参加了南侨机工运输队当了司机。李月美既有男子的粗犷,又有女子的精明;既有男子的豪爽,又有女子的细心,因此,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里,都没有让同伴怀疑到“他”是个女子。李月美在感情深处,更以一个女性的全部温柔,表现在救死扶伤的行动中。战场抢救伤病员,军运线上抢运医药、武器,到处都有她的足迹,到处都有她的嗓音。在红十字会里,谁都认识“他”,赞扬“他”,但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女扮男装!



1940年某日,李月美因在滇缅公路一急转弯处不慎翻车,身负重伤,脑部震荡。幸亏过路的南侨机工车队及时发现,海南籍南侨机工杨维铨奋力抢救,把她从压扁了的驾驶室中搭救出来,马不停蹄地送往医院急救。最后两人结成连理。

李月美:南侨机工中的花木兰

蔡汉良


与其他机工一样,他日夜穿梭在滇缅公路上,历经九死一生。而不一样的是,1944年5月,蔡汉良被派往泰国,潜入日军占领区从事侦察工作。


蔡汉良,南安县旅居泰国的华侨青年。1928年,蔡汉良随伯父到泰国读书。小学毕业后便在叔父蔡铁民的吉兴矿务公司学开火车、修汽车。1939年,他放弃了4个锡矿的继承权,作为南侨机工一员归国抗战。于1939年8月参加南桥机工回国至西南运输处第15大队45中队工作。1942年5月,日寇切断滇缅公路,并在泰缅边界的泰国拉温建立一军事基地,妄想入侵我国的四川大后方。盟军总部昆明分部为粉碎日本帝国主义这一阴谋,便在南侨机工中挑选一批适合的人员,参加特种训练。受训后分别派往东南亚各国从事敌后工作,因此蔡汉良被挑中了。经过严格训练后,蔡汉良于同年5月被盟军总部派往泰国敌后,执行侦察任务。蔡汉良便以海南侨商身份,从越南取道老挝进入泰国。然后采取各种办法,潜入拉温,了解敌情,把日寇的要塞地点,……准确地表在图上,然后携带情报回到昆明,送给盟军总部。盟军总部根据蔡汉良的情报和空中侦察的情报,立即从昆明和印度派出大批轰炸机,摧毁了日军在拉温设立的军火仓库、停港战舰、高炮阵地、火车站和电台等,把日本侵略者准备入侵我国四川的阴谋化为乌有。蔡汉良也因此而立了功,受到了盟军总部的嘉奖

泰国华侨蔡汉良


《烽火之恋》(《我爱你》)电影剧本就是通过发掘“李月美”、“蔡汉良”两个南侨机工的传奇故事,艺术提炼和加工从而形成的独创性的电影剧本。


战地爱情,有一种温柔穿过战火与硝烟。古有花木兰,今有女扮男装的南侨机工,生死之际才现出女儿身,可歌可泣;敌后潜伏侦察,生死也就在一念之间,扣人心弦。一个中国南侨机工、一个美国盟军军人、一个日本军官,三个不同国籍的青年用不同的语言对一个青年女性表达了“我爱你”,却演绎了一个匪夷所思、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


1、人物:


李玉美——女,22岁,归国抗战前是南洋某国的一个英文和哑语老师,为回国参加南侨机工运输队,她女扮男装,在滇缅公路上奋不顾身,汽车失事才被战友知道是女儿身,后作为情报官员到泰国侦察敌情,在战火中与华侨青年陈汉良、美国军人汤姆斯、日本军事基地情报官发生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情感纠葛。


陈汉良——男,26岁,泰国华侨,南侨机工驾驶员,热情豪爽,与李玉美一起在滇缅公路上抢运抗战物资,后来又与李玉美一起潜伏到泰国日本军事基地,历经艰险,最后和李玉美走到一起,并用泰国话表达了爱意。


汤姆斯——男,28岁,美国盟军军人,先是在滇缅公路上协调抗战物资发运,后参加训练派遣特工,在战火中也对李玉美产生爱恋之情,用英语表达了爱恋。


姜仁德——男,30岁,南侨机工驾驶员,与李玉美、陈汉良一起在滇缅公路上抢运抗战物资,后来又与李玉美、陈汉良一起潜伏到泰国日本军事基地,被捕后,为不暴露战友而壮烈牺牲。


宫本太郎——拉温基地的日军情报官,外表温文尔雅,因崇拜日本女星而对李玉美产生爱恋,用哑语表达了对李玉美的感情,但也监视着李玉美陈汉良。


二、故事梗概


  1942年春,在滇缅公路的运输线上,一支南侨机工运输队赴缅甸抢运抗战物资。女扮男装的新加坡女教师李玉美与泰国华侨青年陈汉良在一辆大卡车上朝夕相处。


  陈汉良开朗热情,但总感到李玉美在衣着和起居上有点不近情理,但粗心的他没有发觉李玉美是女的,因此搞出许多笑话。大热天,陈汉良赤膊开车,而李玉美却从不脱衬衣,陈汉良笑话她,她却说怕皮肤过敏;李玉美来了例假月经,座位上留下血迹,陈汉良还以为她受了伤。


       运输途中,调皮的陈汉良教李玉美学泰国话“chan rak kun我爱你!”,李玉美问为什么要学这句话,陈汉良说,你是小伙子,以后追姑娘用得上的,这让李玉美很是尴尬。李玉美也交陈汉良用手语讲“我爱你”。


       车队经常到大理,陈汉良爱上一位大理白族姑娘金花,想让李玉美做媒,这让李玉美既尴尬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而协同运送军需物资的美国军人汤姆斯也喜欢金花,为了在金花家的餐厅争座位,陈汉良和汤姆斯吵了起来,被李玉美批评他们不够男子汉。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中,金花死了,这让大家都很难过,而李玉美则抱着金花哭泣。


公路被日本飞机炸坏,很窄的路面困住了车队,情急之下,李玉美和陈汉良等人用挡板撑在被炸坏的公路边,让一辆辆汽车驶过,这让盟军联络官汤姆斯非常高兴,他上前热情拥抱李玉美。


在日本飞机轰炸中,李玉美为掩护其他运输车,主动开车引开日军飞机,她的汽车被日本飞机击中,车辆翻滚下山谷,她受了重伤,陈汉良赶来抢救她,在为李玉美包扎胸部伤口时才发现这位朝夕相处的小李子竟是女的,两人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过。李玉美对陈汉良说,她一直想告诉他,但……李玉美被送到远征军救治,与陈汉良失去了联系。


滇缅公路中断后,南侨机工陷入困境。1944年盟军准备大反攻,为了侦察日军在东南亚的军事基地,盟军组建特别训练营,从南侨机工中挑选了一批熟悉越南、泰国、缅甸的情况的人接受训练,准备派往敌后侦察。陈汉良和姜仁德闻讯报名参加了特工训练队。训练营的美军负责人正是汤姆斯,而中国远征军派来的情报官兼翻译正是李玉美。

在训练营开学仪式上,陈汉良和姜仁德发现漂亮的中国情报官李玉美非常眼熟,但不敢相认。李玉美找到陈汉良,告知陈汉良自己受伤后被送到大理治疗,后来就参加了远征军。陈汉良也告诉她,他一直在到处找她。重新相见两人心里都十分感动。

汤姆斯先在滇缅公路运输线上认识女扮男装的李玉美,现在又与李玉美共同训练由南侨机工中挑选的特工,他喜欢上了李玉美。当李玉美要求到泰国参加敌后侦察时,他不同意,说李玉美不会当地语言。但李玉美说,她可以冒充哑巴,因为她会哑语。但汤姆斯还是不想让李玉美去。李玉美不明白,汤姆斯说出心里话,“我爱你,我爱你!不想让你去冒生命危险!”

李玉美说服训练营的中国军方长官卢阳生,卢阳生考虑到这个任务艰巨,光靠陈汉良和姜仁德难以完成,于是同意了李玉美的请求。


特工队员潜伏到了泰国,李玉美、陈汉良负责潜入拉温基地侦查,姜仁德负责侦查外围情报。他们与姜仁德分手。分手时,姜仁德悄悄对陈汉良说,希望一起回到昆明,他要做李玉美和陈汉良的伴郎。李玉美和陈汉良潜伏到了拉温基地,在一个日本侨民横田开的服务所打工,李玉美装成陈汉良的哑巴妹妹,在服务所洗衣服。


拉温基地的日军情报官是宫本太郎少佐,他外表温文尔雅,对日本著名女影星十分崇拜。他听说基地来了几个陌生人,就派人去调查。调查的人回来报告,说陈汉良就是泰国人,没有问题。只是他的哑巴妹妹不好调查。宫本太郎听了很感兴趣,因为他在日本时是教授聋哑学校的老师,他懂哑语。于是,他亲自去考察李玉美。在哑语交流中,宫本太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倒是李玉美的相貌引起他的兴趣,原来他发现李玉美非常像他最崇拜的日本影星加代,于是,他也喜欢上了李玉美。他用哑语对李玉美说,我爱你!但狡猾的他也让日侨横田秘密监视李玉美和陈汉良。


姜仁德被日军抓捕,被押送到拉温基地。日军知道盟军派遣特工想侦察日军军事情报的动态,就想用严刑拷打逼姜仁德指认同伙。广场上,宫本太郎仔细观察李玉美和陈汉良的表情。为了不暴露同伴,姜仁德扑向了日军的刺刀。


李玉美和陈汉良掌握了基地的情况,驾驶汽车逃离基地。宫本太郎派人追捕。得知李玉美他们的汽车驶向的公路时,宫本太郎得意地笑了。因为他知道那是一条绝路,一条被炸烂的公路,汽车是开不过去的。


李玉美和陈汉良开车来到被炸坏的公路处,走不了,日本兵乘车追来,宫本太郎远远看见了李玉美的汽车,得意地在车上用手语比划“我爱你”!眼看日本追兵赶到,李玉美和陈汉良将当年在滇缅公路上用过的方法再次运用:狭窄的路上,陈汉良在下面用双手撑起了木板,让李玉美驾驶汽车通过,汽车靠外的前轮边驶过陈汉良托起的木板,沉重的汽车差点把陈汉良压垮。后面的日本追兵更近了,宫本太郎站在驾驶室外的踏板上向陈汉良开枪。陈汉良的手臂中弹,身子一晃,手臂支起的木板差点倒下,陈汉良强忍着疼痛支撑着木板。汽车后轮碾着板子驶过弯道,陈汉良和木板坠入山谷。


赶来的日本追兵望路兴叹。李玉美含泪驾车,向下驶过一个个弯道,没想到在路上碰到了陈汉良。看到浑身被荆棘碎石刮得鲜血淋淋的陈汉良,李玉美心里难过极了,她温柔仔细地为陈汉良擦拭包扎伤口。


他们在大榕树下找打了姜仁德留下的情报,非常难过。雨夜,大榕树下,陈汉良看着美丽动人的李玉美,激情澎湃。但李玉美告诉他,只有等回到昆明,她才会告诉他,自己究竟爱不爱他。日本追兵又赶到,为掩护李玉美,陈汉良一边还击一边跑向另一个方向。看着被日军追赶的陈汉良,李玉美眼泪汪汪。


经过艰难跋涉,陈汉良回到昆明基地,他交出了侦察情报。他回到宿舍,看到当初一起学习战斗的姜仁德的遗物,他悲痛万分。陈汉良到基地办公室,向卢阳生打听李玉美的消息,正在这时,汤姆斯进来打断了他的问话,汤姆斯告诉陈汉良,自己明天要结婚,请陈汉良做伴郎。陈汉良问汤姆斯与谁结婚,汤姆斯不告诉。


教堂里,人们等待着新人的到来。陈汉良穿着礼服,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就在这时,汤姆斯挽着新娘出来了。穿着洁白婚纱的美丽新娘竟是陈汉良朝思暮想的李玉美,这让陈汉良万念俱灰,他转身就走。这时,汤姆斯走了过来,他告诉陈汉良,“该吃醋的不是你,而是我!”他把李玉美交到陈汉良手中。原来这是汤姆斯安排的一个喜剧。


所有人都感动地看着这一场景,李玉美拿出一直珍藏的陈汉良让她保存的翡翠玉镯,让陈汉良为自己戴上。在牧师的见证下,李玉美用当年陈汉良教自己的泰国话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chan rak kun我爱你!”

陈汉良不好意思讲出这句话,倒是汤姆斯大声说:“快讲呀!我爱你!”

教堂里的人们一起大声说:“我爱你!”

害羞的陈汉良终于用哑语比划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爱你!”


在婚礼进行曲中,两个历经艰难的人走到了一起。在婚礼进行曲中,一架架轰炸机飞过昆明上空,朝南方飞去。婚礼现场,无数彩色的纸条飘然而下。空中,无数的炸弹从飞机机舱里落下,落在拉温基地上……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9日 20:50

10月30日 23:00

10月30日 09:2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