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时间的遇见
李意瑶
发布于 2019-09-30 · 7118浏览 3赞
     从河口到昆明,几百公里的距离。我仍记得爷爷坐着开往河口的列车时喜悦的神情。一路上,他和我不断夸赞着中国的发展。他说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河口这样的小地方竟然也通铁路了。霎时,列车进入了隧道,爷爷的话语好像也把我拉进了时空隧道,回到了曾经的河口县,遇见了曾经。
    爷爷生活在坝酒的农场里,河口天气炎热,潮湿的空气让农场显得格外闷热。田间金黄的菠萝让人垂涎三尺,一颗颗芒果更像是镶嵌在碧绿丛林间的黄宝石。芭蕉树上的芭蕉个个肥硕,摇摇欲坠。远山上的橡胶林更是密密匝匝,国营农场的红砖白瓦,被许许多多的标语围绕着,烟囱总会在饭点时涌出阵阵炊烟。那时,是人人还吃着大锅饭的日子。爷爷总是省吃俭用,在田地里挥洒汗水,去到橡胶林里割胶。尽管山上肆意飞舞的小黑虫总会咬得爷爷腿上都是包,但为了给家里的四个儿子提供更好的条件,爷爷总顾不上那么多。队里正在进行“扫文盲”的行动,爷爷也是在那个时候学到了一些东西。他也深刻认识到,会读书才能有好生活。回到闷热的小家,爷爷总会耐心的教小儿子——我的爸爸识字。煤油灯下,咿呀学语的爸爸重复着爷爷说的话。用稚嫩的小手指着本子上字,一个一个的拼读着。也是在那时,“读书才会有好生活”的话语,根植在爷爷心里,也根植在爸爸的心里。
     爷节从农场光荣退休的那天,爸爸也正高中毕业,大伯在县里的医院坐诊,二伯在防疫站实习,三伯正在师范学院读大三。三个哥哥都选择在红所州学习就业,而爸爸却选择来到昆明。怀揣着梦想与勇气,还有爷爷殷切的希望。从河口到昆明,几百公里的距离,经过几十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尘埃落定。初到大学校园的他,对一切充满了憧憬。爷爷在农场也因为送四个儿子进了大学也被人口口称赞,爷爷的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大学的第一个假期,爸爸坐长连汽车回到农场时,一切都变了样:农场的红砖白瓦随着那些标语退出了时代的舞台,各家都有自己的土地,田里的菠萝和芒果依然散发着清香,路边正有村民们在叫卖,家家都有了小平房。爷爷有退休金,足够和奶奶的支出。
    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列出已经驶出了隧道。两个小时十分钟,列车到达河口南。大伯接到我们,便赶往坝洒。眼前的坝洒让我们着实惊讶——整齐的居民楼取代了平房,形形色色的商铺饭店沿着路边扩张。田里的菠萝和芒果散发出的清香揉进了空气里,沁人心脾,此时此刻,它们不用再被人们挑着扁担叫卖,它们正通过电商销往各地。远山上的橡胶林依然郁郁青青,从树干间流淌下的白色胶液被小桶收集起来,等待着开发商的收购。
     从河口到昆明,几百公里的距离,从曾经的几十个小时到如今的两小时十分钟。时间缩短的背后是时代的发展。两小时十分钟让我遇见了过去落后的河口,遇见了如今蓬勃发展的河口。





李意瑶
浏览 7118
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3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