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云大附中星耀校区高三理六 秦瑀

        大清早。

        微薄的晨光懒洋洋的透过枝叶的缝隙,像是早起的人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一寸一寸的移动着,愈见明亮。他从卧室出来,从餐厅的椅子上拿起包,套上鞋,一气呵成。站在门口时,他回头说了一声:“妈 ,我要去了。”噼里啪啦一阵拖鞋声一路从里间走出来,母亲整了整他的衣领,说:“好好考,就这最后一次了。”他点点头,走进楼梯间,把母亲期盼而又略担忧的目光留在门后。

        清晨的薄雾里略带一点灰尘的味道,静谧无人,四周只有他踏踏的脚步声。远处街边或有一两只野猫,优雅而悄无声息的踱着步,每一丝细微的响动都足以掌控这个仍睡眼惺忪的城市。他穿过一条街,两手放在校服的衣兜里,紧紧地攥住校服口袋的内层,整条手臂都绷紧了,直到肩膀酸胀,他才终于有所察觉。放松了手臂后,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还是这么紧张啊,他想。每天上学都要经过的街道,也是最后几次走过了吧。街道尽头有几抹亮黄色的影子,整齐的排列着,于他而言,像老朋友,像他一千个日夜不变的坚持。

        太阳已经出来了,暖融融的照在共享自行车上,反射出一片耀眼的光。清扫街道的保洁员停下让尘土飞扬的扫帚,等着他走过去。平凡的景象,似乎也被赋予了庄严的意义。他扫码,跨上车。链条吱吱响着,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段路,因为清晨的阳光不刺眼,也因为这段路上,他可以通过纵意的骑行来放空头脑,跳脱出函数求导和量子力学,尽情的想象着自己未来的人生。他想着进入大学后的生活,那时,他要尽兴的规划自己的生活,他要交很多天南地北的朋友,和他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鸡”,一起打球;毕业后他想做一个程序员,也许还可以在学校里教物理……城市驾驶员的素质提高了,在路口,他们会主动避让非机动车和行人。于是,他骑车的时候没有太多顾虑。道路平坦笔直,风鼓起他宽松的校服,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白色的气球,背着一个书包,从视野里一掠而过。他像是挣开了束缚,又可以自由呼吸了。

         到了地铁站,他和别人一样把车子码整齐在路边。这是他的下一段行程,再有五六分钟的地铁,他就到学校了。车厢里偶尔有一两句低语,人们皆穿戴整齐,表情肃穆。现在这个点赶地铁的,不是像他一样的学子,就是上班族。他觉得他们或许每天都很紧张,他想着工作了以后,自己也会这样成天板着个脸,不苟言笑吗?那样他还会有朋友吗?想着想着,他不觉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抬头,一个和母亲一般年龄的中年妇女微笑地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便冲他点点头。也许她的孩子今天也要高考了吧,也许是明年。他倏地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暖流,奔腾着善意,似乎全世界都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面对未知的明天,他从未孤独过。

        校门口摆着肃静两个大字,他看了看表,七点半。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老师早早的等候在校门口,迎接要奔赴战场的孩子们。平时诙谐幽默的物理老师过来同他打趣,笑着拍他的肩膀;一起打球的玩伴也互相祝福着,或是抓住这短短的一段时间,捧着厚厚的书,恨不得把整本书都塞进自己的脑袋。一片热闹里,他的心却空前的平静。他慢慢想起高三时候的晨跑的自己,上课时的自己,晚自习埋头苦读的自己。他仿佛在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在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也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快乐着,释然着。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校园里熟悉的一切此刻在眼里熠熠发光,经此一战后,无论怎样的结果,都对得起他一直以来的付出。他沿着树下闪动的光斑一直看向阳光照耀的树冠,像一朵瑰丽的云,他没来由的感动,几近落泪。顿了顿,他埋头向考场走去。面前似乎就是他渴望的未来。脚下,是壮阔的河山。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楚千骑 4 0

校园记忆往往都是终身难忘最美好的日子

10月02日 12:4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