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日记10——捞鱼河抓鱼(原创图文)

    昆阳东大河往前驶过大湾山,很快便与昆磨高速、兰磨线、昆阳线若即若离、隔空相望平行而走。过牛恋乡后,昆磨、兰磨两条主干道渐行渐远,昆磨高速穿山心坡顺着山那面而去;国道213兰磨线则与昆磨左右交叉两趟后,蜿蜒在昆磨右侧晋宁东面坝子。

环滇南路,过了河泊村委会不远,便是出土印证西汉元封二年武帝“赐滇王玉印”史实“滇王之印”的石寨山古墓群所在,那是一个神秘得唏嘘的地方,它与星云湖畔西岸出土李家山出土的牛虎铜案有何关联?他们是否处于同一个时代,或者,他们原本就是同一时代古滇国的臣民百姓?

可惜,黑立兄还处于搭桥手术后的康复初期,今日尝试着小小的驾车环滇游,不能在路上耽搁太久,我默默望山兴叹,与之擦肩而过。

“前面新建的古滇名城,值得一看。但停车场离要去的景点有一两公里远,我走不过去,等我好些,一定带你好好看看,现在我们直奔捞鱼河湿地公园。”方向盘在人手里,只能悉听尊便。这样,经过“七彩云南古滇名城”时,我只能端着相机,透过车窗拍摄几张路边招牌、街坊,及路边眼之所及的建筑群,心底拔凉拔凉的遗憾。


    古滇名城,是一个综合的建筑群,比较分散,左边七彩云南游乐场,商业服务区,昆明七彩云南斯维登度假公寓;右边有全昆明最贵的温泉酒店……。车子一过马鞍山北,路牌立即标有进入环滇东路,表明我们已经从晋宁县辖区进入呈贡区的马金铺乡地界。海晏朝前行驶不远,便看到右边醒目的“环湖东路捞鱼河湿地公园”招牌,两三公里外掉头回返,从入口进入目的地。

“往里面走,穿过一片树林,有很多花卉展。滇池边很多老树桩,造型很好,你会喜欢的。”黑立兄在公园路边树荫下,撑开折叠椅半倚着休息,嘱告我说。

我挎着相机悠悠踟躇地往里转。植株花卉岔道前,一座欧式大风车当头而立,安保守着,得买门票才可以进入。不过,隔着水域篱笆,聚焦推上能看到花园里簇簇相拥的粉黄大丽花,白菊花,周边紫色三角梅,不用进去我已经拍摄到想要画面,自然就免了麻烦,直奔主题。


继续前行,绿色铁皮围着一圈什么稀罕物,游客不得见?猛然记起,有段时间微信、抖音视频曝出某个景点郁金香花展出,招揽不少游客。游客纷纷蹿进花丛拉扯拍照,娇艳的郁金香花被踩踏蹂躏得惨不忍睹,这才围起来不让人看。那些花女,到底成了不受欢迎的黄色郁金香花,不知指的是这里否?

顺着步道,随着游客跨过一座凸起的栈道桥,果然有片不小的林子,那种后天栽种,蓬勃向上,好像八九点钟太阳,活力茂盛的林子。穿过林子,水边一溜曲曲弯弯老柳,还真是“回首沧桑已数番,感怀无尽又何言”,一抬头更有一番“绊惹春风别有情,世间谁敢斗轻盈”的姿态。

左边不远,看到一幅“捉鱼浅水中,投置最深处”情景,但家长带着半大孩子们只在水边捞刨。右边近处一座空寂孤傲三层栅栏景观台。漫步拾阶而上,二楼一对小情侣正卿卿我我。避开他们,快步上至三楼,顶着偏西烈日,高瞻远瞩,远处西山睡美人,近处月牙湖湾,灿灿阳光、烟波浩渺、袅袅垂柳,水深植物,一览无遗。唯一瑕疵,水边泛着藻绿,甚觉缺憾。什么时候,天生池水变得清幽雅致,那才是人间迷人的妖娆山水。

清代乾隆年间(1765)名士孙髯翁,登昆明大观楼撰写的“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二百五十年过去,滇池水域已缩减成330平方千米,平均水深五米,最深处八米,海拔1886米,二十几条大大小小河流汇集,一个海口泄出成为二百多公里盘龙似的螳螂川,而后唤名普渡河汇入金沙江。滇池坝子丰水肥田,历来就有鱼米之乡之说。


滇池不仅是云南最大淡水湖,素有高原明珠之称,也是西南最大淡水湖,在中国面积最大的江西鄱阳湖、江苏太湖、内蒙古呼伦湖等淡水湖中,滇池排名第十五位。我去过湖南洞庭湖看岳阳楼,被四月冷风吹得瑟瑟发抖,江苏太湖边跟着人群清明祭拜先人;十月内蒙古秋风中领略大草原深处呼伦湖水的萧索。作为云游四方匆匆过客,不过浮光掠影般走过看过,没有多大印象。唯有滇池,滇中的母亲湖,成为生命轨迹中神圣的坐标,轻易不去惊扰她。虽然一度被污染,经过十几年的整治,不久的将来,有望看到她碧水微澜、波光粼粼的一面。

从观景台下来,慢慢往回穿过树林,可能光线不足,栅栏里大片红、黄、蓝金凤花开得萎靡不振,可惜了园丁的辛劳栽种。

    走在我前面一位年轻妈妈后面,跟着两个手执小渔网兜蹦蹦跳跳小女孩。路过一条浅沟见底水洼插着一块牌子,上有写:“静止捉鱼!”

   “妈妈,水都没有,怎么还禁止捉鱼?”稍大的女孩大概上二三年级的样子,识得牌子上字,挥舞着手中捞鱼网兜问母亲。

   “不让捉鱼,那我们就抓鱼,怎么样?”后面稍小女孩追上两步对前面姐姐、大人说,母亲爱答不理,径直走自己的路。

环滇一日游最后一站,我被两位小女孩儿的捉鱼、抓鱼,加之捞鱼河人的捞鱼整糊涂掉了。上了车,双手比划着捞、捉、抓三字,还想起一个“捧”字,哪个字的动作更具江川人方言里的拿鱼的“拿”形象?!黑立兄无声无息地驾着车,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分明在揶揄鄙人神经兮兮。一个跳跃思绪闪出,年少时训练排球,有一个“捞”球动作,每天得来来回回重复练,“扣”与“垫”球两字肯定不行,这里可是滇池东岸捞鱼河湿地公园,得捞鱼啊!    (待发)        


@秋月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4日 00:35

11月14日 13:59

cjs 7 0

好图,好文章。

10月22日 00:05

10月21日 23:3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